铁扇美文网

人生哲理 英语文章 励志文章 人生感悟 爱情文章 经典文章 情感文章 伤感文章 心情文章 搞笑文章 非主流文章 亲情文章 读后感 观后感

主角是白采霓孟鹤权的小说叫什么名字(白采霓孟鹤权)-完结版小说(白采霓孟鹤权)

时间: 2023-11-17 16:32:45  热度: 1358℃ 
点击全文阅读

孟鹤权看见了八年前的还是医学生的白采霓。

他是大她两届的学长,也是她老师的助教。

那年的白采霓朝气蓬勃,双眼中满是对医学的执着和热情。

她说:“医生是个既伟大又渺小的职业,他们就像天上的星辰,光虽微小,可汇聚在一起就能照亮无尽苍穹!”

这番话让孟鹤权对这个女孩上了心。

他诧异,在大多数医学生在为一次次考试伤脑筋甚至劝别人别学医时,白采霓却始终坚定不移地向前走着。

她说:“我们来自光明,但注定置身黑暗,因为我们紧握的是所有病人对生命的渴望。”

孟鹤权又看见了两年前的白采霓。

她穿着婚纱,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他知道,那是嫁给所爱之人发自内心的笑。

然而下一瞬间,眼前的一切都被熊熊大火所吞噬。

“甜甜!”

孟鹤权红着眼,嘶吼着想要抓住被火光包围的人。

可脚下忽然一空,他再次坠入了一个没有底的黑暗中。

随着意识的清醒,孟鹤权猛地坐起身来:“甜甜——!”

好一会儿,仓惶的眸子才慢慢有了焦距,他喘息着,怔怔看着雪白的四周。

这是病房,他正在注射葡萄糖。

“少御!”

一个女声的惊呼让孟鹤权眼底划过一抹期待,他抬起头,那抹期待顷刻消失。

不是白采霓,而是叶知薇。

叶知薇快步走到病床边,倒了杯水:“可算醒了,你知不知道你已经睡了快两天了。”

她将水递了过去,但孟鹤权并没有接。

叶知薇一僵,只能将杯子放在桌上,嘴里的话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看着孟鹤权消瘦了一圈,她忍不住心疼道:“少御,你别难过了,有些事你阻止不了的。”

闻言,孟鹤权眼眸微暗。

阻止不了吗?

如果他给白采霓足够的安全感和信任,她是不是就不会提离婚,也不会选择留在那儿。

如果他早些将两人的矛盾解开,他们是不是还能一起工作,甚至共度一生。

孟鹤权阖上眼,艰难地吞咽着满心的苦涩。

叶知薇目光落在他无名指的戒指上,手不觉攥紧:“白采霓……是你妻子吗?”

第十三章 凋零

孟鹤权摩挲着戒指,满目悲凉:“嗯。”

他第一次在医院里,对外人承认了他和白采霓的关系。

但心中升起的悔意却像根根钢刺扎进了空落落的心底,让他难以承受。

叶知薇紧咬着下唇,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有满心的失落。

难怪那天晚上白采霓会问她那样的问题,她还自以为是的说出了那样的话。

然而再想起之前自己在白采霓面前和孟鹤权那么亲密,一种羞耻感漫上了叶知薇的心。

她红了眼,哽声道,“对不起。”

闻言,孟鹤权怔了怔。

或许应该说对不起的人是他。

他对不起白采霓。

他让她一个人承受着瘟疫的折磨,甚至孤独的死在了国外。

孟鹤权泛白的唇弯了弯,露出一个自嘲的笑容。

他拔掉了手背上的针头,踉跄着朝病房外走着。

“少御!”叶知薇忙扶住他,劝道,“你现在还很虚弱,得休息会儿。”

孟鹤权抽出手,通红的眼中带着无所谓:“我就是医生,知道该怎么做。”

叶知薇的手僵在半空中,明知道他心里想的是白采霓,但还是忍不眼泪。

可她凭什么去伤心。

孟鹤权和白采霓是夫妻,她差点成了第三者。

白采霓为了救人牺牲自己,她又凭什么去争……

家门外。

孟鹤权迟迟没有进去,他扶着门框,根本无法提起回家的勇气。

直到天渐渐黑了,他才打开了门。

一股沉闷压抑的气息扑面而来,在余晖最后的光芒中,整个客厅昏暗的分外苍凉。

每个桌面和角落都已经落了一层薄灰,阳台的绿萝已经枯死,凋零的叶子四散落在地板上。

一阵带着热气的晚风从厨房没关的窗外吹进来,卷起冰箱门上不知道贴了多久的一张便利条。

孟鹤权黯淡的眸子闪了闪,俯身将脚边的便利条捡起。

——冰箱里有牛奶,记得热一热再喝——

字迹娟秀,只是最后一个字留下一个深深的墨点。

好像留言的人在思考或者犹豫什么。

孟鹤权看着这小小的一行字,干涩的眼眶一热。

他慌忙仰起头,强忍着疼痛将眼泪逼了回去。

将便利条小心地放进口袋,迈着沉重的腿走进了房间。

蒸笼一般的温度让孟鹤权再次想起了那天的火,那把将白采霓燃成灰烬的火。

他颓然地坐到床上,微颤的手缓缓抚着床的另一侧。

明明热的让人喘不过气,但他却能感受到一股刺骨的冰凉从他掌心传到心里。

孟鹤权用力地吸着气,想要摆脱这致命的窒息感,可不仅没能逃离,眼泪反而如雨落下。

消瘦的手紧紧握起,攥的床单翻起了褶皱,如同那手背上凸起的青筋。

呜咽的哭声充斥在整个房间,孟鹤权含泪望着墙上那婚纱照。

天边的最后一丝光芒消散在蓝黑色的夜空,也黯淡了照片中白采霓的笑容。

突然,一阵敲门声打破了这满屋的悲戚。

孟鹤权一怔,失魂落魄地站起身走过去开门。

门一开,眼前的人让他心底一抽。

那张让他快要被思念折磨崩溃的脸上漾着暖暖的笑容,白采霓就这么站在了他的面前。

“甜甜!”

第十四章 破灭

阮天翎扶住差点摔倒的孟鹤权。

见他脸色苍白又憔悴,下眼睑乌青,黑发凌乱,丝毫没有往日那般俊朗干练。

“顾医生。”他叫了一声,语气里带着几分疏离。

孟鹤权眼眸一闪,那点点希望再次破灭。

他抬头,看了眼面前和白采霓有五六分相似的阮天翎,随后转过头掩去眼底的哀戚。

“有什么事吗?”孟鹤权嘶声问。

阮天翎捧着一个暗红色的木盒,声音低沉:“这是姐的骨灰。”

闻言,孟鹤权心底一颤,堪堪地转过头望着那小小的木盒。

“妈和我都舍不得姐,但……”阮天翎哽咽一顿,才红着眼继续说,“但我知道姐不想离开你。”

他将木盒轻轻放在孟鹤权手里,目光不舍。

木盒不沉,可孟鹤权的手却是止不住地颤抖,他不愿在阮天翎面前哭,可眼泪还是滴落在那冰冷的盒面上。

这是甜甜,他的甜甜……

阮天翎低头抿了抿唇,努力让自己的声音清楚明了:“如果你真的爱我姐,就好好带着她的期望做好一个医生。”

说完,他转身离开了。

夜渐渐深了,黑暗就像铁钩勾出了孟鹤权内心深处的恐慌和落寞。

他紧紧抱着木盒,蜷缩在沙发旁失声痛哭。

“甜甜,甜甜……”

他一遍遍叫着,然回应他的只有外面徐徐而过的风声。

晚夏并没有结束难忍的炎日。

安和医院里,急诊科的李医生找到主任,又是担心又是不解:“主任,顾医生都已经快一个星期没来上班了,他没事吧?”

闻言,主任放下了手中的笔:“他援助回来没多久,这两年又没有休过假,我给他批了半个月的假,让他好好休息休息。”

然而他知道孟鹤权还没有从白采霓牺牲的打击中缓过来。

没有人能劝的了他,他们能做的只能给他时间慢慢接受。

“叩叩叩——”

“进来。”

一个护士领着一个穿着白衬衫的年轻男人走了进来。

“主任,他找顾医生。”护士打了招呼便离开了。

主任站起了身,眯了眯眼:“你是……孟云凯?”

孟云凯点了点头:“主任,我这次来桐城是找顾医生的。”

闻言,主任愣了一下。

“白采霓在我们撤离前,让我把一些东西交给他。”

得到孟鹤权家的地址后,孟云凯驱车赶了过去。

然而敲了将近五六分钟的门都不见有人开,而电话也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

孟云凯皱起眉看着手机,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他只能去找隔壁的人。

听他要借阳台,邻居以为他要在阳台喊隔壁的孟鹤权,没想到孟云凯打算从阳台跳过去。

邻居吓得大叫:“小伙子,这可是六楼,你要是出事了可别赖在我身上啊!”

孟云凯稳稳地落了地,满脸歉意:“阿姨对不起……”

然而他话还没说完,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忽然从房中传了出来。

孟云凯心一沉,暗叫不好,立刻冲了进去。

他寻着血腥味跨进房里,眼前的景象让他这个医生都忍不住毛骨悚然起来。

此刻面无血色的孟鹤权瘫倒在床边,他的右手紧紧抱着一个木盒,而左手腕已经血肉模糊,一把沾血的水果刀在大片血泊中闪着寒光。

第十五章 梦魇

“孟鹤权!”

孟云凯疾呼一声,立刻给孟鹤权做紧急止血,又掏出手机打了弋㦊120。

救护车尖锐的鸣笛声划破了渐渐阴沉的天空。

看着孟鹤权被推进手术室,孟云凯紧皱着眉浅浅松了口气。

他没想到孟鹤权居然依誮会自杀。

他以为他会明白白采霓的牺牲是为了什么,以为他会带着她的遗憾继续做好一个医生。

但是孟鹤权却比他想象中

猜你喜欢

推荐英语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