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扇美文网

网络日志 实践日志 心情随笔 伤感日志 情感日志 心情日志 非主流日志 爱情日志 热门小说

陆青柏唐念秋免费小说 陆青柏唐念秋全文无弹窗完整版阅读

时间: 2023-11-17 16:33:09  热度: 1366℃ 
点击全文阅读

“你不就是喜欢唐念秋嘛,我都知道。”

还朝着温宴殊得意的笑了笑。

温宴殊把毛巾丢在桌子上,嘴角勾了勾,“很好。”

说完就转身离开,等到温晴第二天醒来时,想起昨晚的事,她被自己的昨晚的话惊呆了。

接到唐念秋打来询问的电话时,她还是一脸死寂。

“怎么了吗,是头疼吗?”唐念秋察觉到她不怎么说话。

“不,不是头疼,是心疼。”心疼她这个月的零花钱。

“心疼?”

“没事,我现在什么事都没有,你就别担心了。”温晴安慰道。

“那就好。”

第125章 有些事总是旁观者才是最清楚

时笙醉酒醒来时,唐念秋正熬着粥。

“你好些了吗?”抽空往后看了时笙一眼。

宿醉过后脸色苍白,头发杂乱,显然是没有打理过。

“没事,有什么好吃的吗?饿死了。”时笙坐在餐桌上,用手肘撑着桌子,用手掌托着脸。

唐念秋把火关了,用勺子盛了一勺到碗里,端给时笙。

“趁热吃。”时笙望着碗里的白粥。

“唐念秋,你就不能做些营养好吃点的给我这个刚刚失恋的人吗?”时笙抱怨道,但是手上的动作倒没有停。

“有吃的就不错了,在高难度点的粥,我也不会做。”唐念秋满脸不在乎。

唐念秋上下打量了时笙,时笙看着像是没心没肺的样子。

她被唐念秋看着还有些难为情的模样。

“你是真没事?”唐念秋狐疑地问。

时笙用调羹舀了一勺粥放进嘴里,佯装没事。

“我能有什么事。”

“其实......”唐念秋正想说些什么安慰她的话,放在手机来电的震动让整个桌面也感受到。

唐念秋也不是故意要看,只是不经意的一瞥就看到了。

她挑眉,扯了扯唇角,“你还没和他说?”

时笙顿在那,“还没。”

“舍不得?”

时笙也没有胃口吃了,放下碗,掐了掐太阳穴,“我和他在一起觉得很合拍,很舒服,他也没有说舍不得吧,当知道的那一瞬间,有种被人背叛了的感觉。”

“每次他要碰我,我都觉得很别扭,很不舒服。”

时笙朝着她苦笑。

唐念秋若有所思地望着她。

“那沈清宁呢?”

当年她出国没多久,就收到她半夜发来的消息,说他俩分手了,没头没脑。

时笙轻微皱了皱眉毛,“他。”一时有些语塞。

“我觉得我喜欢的是当年的沈清宁,当和他在一起后,那种感觉怎么都不对。”

“那....祁牧凡呢?”唐念秋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她。

时笙一听到祁牧凡的名字就像炸了毛的猫,浑身都是刺。

“他?不可能,我躲都来不及。”边说边冷哼,整个人却是肉眼可见放松的。

唐念秋心里偷笑,面上不显,只是轻轻地“哦”了声。

时笙被她看得也有些不太自在。

这时手机又来了一个电话,让她转移了视线。

时笙看着这一连串像是官方号码的数字,按下接听键。

“你好。”

时笙从开始随意的表情,逐渐凝重,“好,我马上过去。”

唐念秋不由得问,“怎么了?”

时笙的表情有些紧张,“祁牧凡在派出所里。”

唐念秋惊讶,心里想着,祁牧凡在派出所,你这么紧张干嘛。

祁牧凡能出什么大事,只要不是什么大事,问题都不太大,也就教育一下就好。

大概有些事总是旁观者才是最清楚。

“别着急,你等我一会,我去拿个钥匙,我载你去吧。”

唐念秋拿了钥匙,就载着时笙,开车来到派出所。

因为唐念秋要找地方停车,时笙就先进去了。

当唐念秋进去时,看到时笙、祁牧凡、顾景和三个人在警察局门口对峙。

时笙不想见的人,居然都齐了。

唐念秋走上前去查看怎么回事,祁牧凡、顾景和两个人脸上都挂彩了,看样子顾景和狼狈一点。

“这怎么回事?”时笙质问道。

祁牧凡没有出声,顾景和倒先说话了。

“时笙,你哥都不知道怎么回事,昨晚见到我就想疯了似的打我,你看我脸。”用手指着脸上的伤,不察觉碰到都疼得直抽疼。

祁牧凡面对顾景和的话也没有出声反驳。

唐念秋在后面能看到顾景和朝祁牧凡挑衅的眼神,祁牧凡双手都已经握拳了,也还是忍耐着没有发火。

她觉得有些怪异。

这祁牧凡也不像是面对这样的挑衅能忍耐的人。

时笙眼神中充满着怒气望着祁牧凡,眼底触及到他脸上的伤时,淡淡的心疼闪过。

“你别说话,你说。”时笙一丝眼神也没有分给顾景和,站在祁牧凡对面,指着他,直勾勾地望着他。

祁牧凡不太敢望向时笙的眼神,错开了她的视线,低垂着脸。

“我手痒了。”扯了扯嘴唇,吐出了一个谁都不信的理由。

“祁牧凡,我再问你一次,你认真回答。”时笙冷着的脸绷着。

祁牧凡只见沉默了。

顾景和这时还没有察觉到有问题,想要拉时笙的手离开

“时笙算了,我觉得牧凡哥这样做,肯定是因为我做错了什么。”

望向祁牧放凡的眼神仍然是赤裸裸的挑衅。

祁牧凡再也忍不住,冲过来按住他,一拳又一拳的砸在顾景和的脸上。

把警察局里面的警察都引来了,众人连忙分开他俩。

顾景和疼得嗷嗷叫,在地上痛呼,“我要告他!”

祁牧凡挣开抓着他的人,站在那里,居高临下地望着他,“我随时奉陪。”

“够了,你们两个幼不幼稚。”时笙大吼一声。说完转身离开。

这两人才慌忙追出来。

顾景和想要上唐念秋的车时,唐念秋拒绝了,“你还是再打一趟车吧,我和你不太顺路。”

说完就开车离开了。

唐念秋见到祁牧凡打顾景和时,十分痛快,这种渣男,就应该这样教训他。

时笙坐上车后默不作声,后面的祁牧凡也一样,只是用余光一直不停地瞄时笙。

唐念秋把他们送到祁家,时笙拉开车门就跑下了车,祁牧凡正准备追着下车,她叫住了他。

“你是因为时笙才打他的吧。”

祁牧凡沉默,唐念秋在后视镜里能看到他,平时高高在上的祁总,现在西装的扣子打架时被扯掉了几颗,脸上青一块红一块,看着十分狼狈。

唐念秋回想起几次见到祁牧凡狼狈的样子,基本都

猜你喜欢

推荐网络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