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扇美文网

网络日志 实践日志 心情随笔 伤感日志 情感日志 心情日志 非主流日志 爱情日志 热门小说

予路凝周年宣完整版全集小说,百分爆评热文予路凝周年宣

时间: 2023-11-17 16:33:42  热度: 1469℃ 
点击全文阅读

天渐渐黑了,秦霄宇作为予路凝的辩护律师,得去监狱一趟。

予路凝情况稍见稳定,周年宣换上无菌服才进入病房。

即便灯光柔和,他也看到了予路凝眼尾的泪痕。

周年宣心一紧,抬手小心翼翼地抚过那张有些冰凉的脸。

“予路凝?”他轻轻叫了声,没有得到回应。

不知道过了多久,予路凝紧闭的双眼才慢慢睁开,通红的眼眶还残留着泪水。

望着那双迷茫未褪的眼睛,周年宣不由自主地放轻了呼吸。

予路凝眼睫颤了颤,视线转落在他身上:“小……小叔。”

蚊子般声音被仪器的声音覆盖,却一字不落的进了周年宣的耳朵。

他俯身:“二审判决出来了,你没有罪。”

闻言,予路凝眸光渐亮,只觉心中的枷锁慢慢消失。

她没有罪,她不是杀人犯……

压抑的委屈在此刻变成泪水涌出予路凝的眼眶,连同视线中的一切都变的模糊。

忽然,一只温暖的手掠过眼尾,细细的摩挲让她心神一怔。

周年宣抑着喉间的哽涩,正要说些什么,何思辰突然站在病房外朝他招了招手。

“寒夜,我有话跟你说。”

第四十七章

走廊尽头,向来不抽烟的何思辰破天荒地点燃根烟,面对着窗吞云吐雾。

周年宣剑眉紧蹙:“怎么了?”

何思辰望着远处的灯光,好半天才憋出一句:“一定要好好对予路凝。”

闻言,周年宣脸上掠过丝不解。

对方的话和季父如出一辙,仿佛自己亏欠了予路凝很多也一样。

可事实也如此。

何思辰吐了个烟圈,又说:“明天我要回老家一趟。”

“予路凝怎么办?”周年宣几乎是下意识地问了出来。

何思辰手顿了瞬后捻灭烟:“有唐医生在呢,而且她目前的情况很好。”

不知道为什么,周年宣总觉得他和平时不一样,欲言又止的模样好像藏着许多说不出口的话一样。

“你是不是瞒了我什么?”周年宣沉声问。

何思辰立刻露出个懒散笑容:“没有,就是觉得予路凝挺不容易的,我今天说的你千万别忘了。”

周年宣探究的目光在他身上盘旋了很久才嗯了一声。

次日。

何思辰在来看过予路凝后便离开了,而唐医生说术后没有并发症或者其他状况,半个月左右就可以出院了。

窗外飘着雪,雾蒙蒙的窗隐约能看见外面高楼的轮廓。

予路凝正闭眼休息,听见脚步声后便睁开了眼。

是秦霄宇。

他把手里的康乃馨放在桌上后才坐下:“感觉怎么样?”

“挺好的。”予路凝看了眼花,还是有些苍白的脸上带着几分感激,“谢谢你。”

秦霄宇拨弄着额前的碎发:“你是谢谢我送你花还是帮你打赢了官司呢?”

没等予路凝回答,他又笑了笑:“可惜昨天我有事不在,不然这个好消息该是我告诉你才对。”

予路凝眸色微变:“秦律师,律师费和手术费我会……”

“律师费不算,手术费加上后续治疗一共六十三万。”秦霄宇手撑在桌上,眉目未挑,“你不会觉得自己还得起吧?”

别说现在,以后的予路凝都要长期靠药物维持身体,什么重活都不能干。

而这些话无疑是戳进了予路凝心里,让她说不出一句话。

“不过……”秦霄宇弯起嘴角,“你可以学小说里的以身相许,正好我也到了该结婚的年季。”

予路凝一愣。

还没等她回答,一道冷冽的声音直刺刚刚提议以身相许的人。

“大白天就开始做梦,秦律师该去精神科看看了。”

周年宣绷着脸走进来,直接把手里的粉百合放在了康乃馨上面。

秦霄宇笑容一僵,恨不得把对方的臭脸揉成团。

周年宣没理他,伸手摸了摸予路凝的额头,体温正常。

虽然知道护士会定时给她量体温,但亲自确认没什么问题他才安心。

而周年宣过分自然的动作激起予路凝心底的涟漪,让她有些无措。

秦霄宇冷哼了一声,眼底掠过些许对刚刚一幕的不悦。

安静的气氛不觉升起丝诡异,三人各怀心思看着不LJ同地方。

直到李琳来给予路凝换药水,周年宣和秦霄宇才让出地方。

看着阖眼休息的予路凝,秦霄宇用只有自己和周年宣听得清的声音说:“昨天忘了说,我打算等予路凝出院,把她带法国去疗养。”

第四十八章

秦霄宇的话让周年宣又好气又好笑,先不说予路凝的身体不适合长途跋涉,自己又怎么可能答应。

他瞥了身边人一眼,根本没有理会。

见周年宣又一次无视自己,秦霄宇脸色也越加难看。

但转念一想,现在的予路凝怎么可能会像以前那样一往情深。

想想周年宣被拒绝的模样,他就觉得解气。

这时,秦霄宇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看了眼后蹙起了眉,转身走了出去。

李琳换完药水,温声叮嘱:“予路凝,如果刀口觉得痛痒也忍忍,千万别用手去抓。”

予路凝轻轻嗯了声,眉间漫起丝疲倦。

她浅浅睁了眼,撞上周年宣担忧的目光。

予路凝吐出口浊气,缓慢地放松了自己后重新闭上眼。

朦胧中,她听见秦霄宇在耳边说要回法国一趟,过完年回来接她。

还有周年宣那声好像从很远的地方传来的“小瓷”……

再醒来时,外面天已经黑了,浑身石头压着般的沉重感也减退了许多。

“饿了吗?我给你买了皮蛋瘦肉粥。”

周年宣起身,将病床的高度调整好后打开还冒着热气的包装盒,浓粥的咸香立刻四散。

予路凝怔了怔,哑声开口:“我想喝点水。”

闻言,周年宣立刻倒了杯温水,又往杯子里放了根吸管才递到她面前。

予路凝犹豫了会儿才含住吸管吸了几口,温水入口,熄灭了喉咙干哑的火。

她喘了口气,低低说了声:“谢谢。”

周年宣放下杯,拿起粥舀了口吹了吹凑到予路凝唇边。

予路凝却转过了头:“我不饿。”

“不饿也得吃,你从昨天做完手术到现在就没吃东西。”周年宣又把勺子往她唇前凑了凑,语气中满是不容拒绝。

但予路凝始终没有张口,只说:“明天你还要上班,早点回去吧。”

“我请了半个月假,在你出院前我不用上班。”周年宣蹙眉,回答的毫不犹豫。

予路凝诧然转头,看着那双紧盯着自己的眼睛,心里有些惆怅。

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现在和周年宣相处的很别扭,明明是熟人,却有着陌生人的距离感。

周年宣显然也感觉到了予路凝的抗拒,他放下粥,沉声道:“你就算想闹脾气也等康复了以后再闹。”

这话像针刺着予路凝的耳膜,疼的心中翻涌起了委屈。

她扭过头,情绪越渐低落:“我从来就是喜欢胡闹的人,小叔一直都知道。”

周年宣一噎,被她哽咽的声音扎的心头发紧。

他刚刚说错话了,还是语气太重?

气氛瞬间僵凝,让周年宣头一次觉得无措。

良久,他突然起身,扔下一句“帮你另外买点”就出去了。

看着那匆匆离开的背影,予路凝一团乱的心五味杂陈。

好像现在和周年宣无论怎么相处,她都觉得是不应该,甚至是错的……

鹅毛大雪被风卷着满天飞旋,远处的霓虹灯在雾中分外朦胧。

医院旁的便利店内,周年宣拿了瓶热牛奶,正打算去结账时,目

猜你喜欢

推荐实践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