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扇美文网

格言名言 名言名句

曲眠傅南钦小说大结局免费阅读(曲眠傅南钦)-完结版曲眠傅南钦小说免费阅读

时间: 2023-11-20 17:25:31  热度: 37℃ 
点击全文阅读

  本来还想找到这个女生,让她劝劝江望生。

第247章

  唉...

  看来只能慢慢调查了。

  -

  从警察局出来后,曲眠给叶瓷发消息:【我在哪里等你合适?】

  几秒过后,叶瓷发来一个定位。

  这个定位就在附近,几分钟的路程。

  到之后,一座新建的公园闯入眼帘。

  蜿蜒曲折的桥上摆了许多小摊,特别热闹。

  其中有个给人画像的,曲眠一眼就注意到了。

  因为她这个角度可以清楚看见纸上画了什么。

  画风抽象,跟本人可以说是毫无关系。

  但胜在传神可爱。

  曲眠正看得入神,叶瓷突然冒了出来,眨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对她说:“这里有个画风更有意思的画手,姐姐要不要去看看?”

  “嗯。”

  “那我们走吧!”

  叶瓷笑吟吟地挽住曲眠胳膊,边走边说:“之前说等我身体好了,就教姐姐武术防身,没想到我好了,姐姐又受伤了。姐姐这手怎么回事?在季家的时候我就想问了,可惜没找到机会。”

  “被刀扎了。”曲眠叹了口气说。

  叶瓷惊得瞪圆了眼睛,“严不严重?”

  曲眠莞尔,“问题不大。等我好了,就来向你请教防身武术。”

  叶瓷点点头,“姐姐可要赶紧好起来。伤在右手,太不方便了。”

  几句话的工夫,她们就到了。

  但叶瓷找了一圈也没找到她见过的那个人。

  “我走之前还特意问了他什么时候收摊,他说要到晚上来着,现在天还没黑呢。”叶瓷皱着眉头嘟囔说。

  离得近的一个摊主听见,十分热心地解了叶瓷的惑:“你说江望生啊!他突然接到个电话,然后就急急忙忙收摊走了。”

  “您说他叫江望生?”曲眠一下注意到这三个字。

  摊主点点头,“他平时就靠画画挣点钱。我跟你说啊,别看江望生是自学的画画,那水平不知道吊打多少专门学画画的人。”

  叶瓷闻言,惊讶道:“我还以为他学过,没想到是天赋型选手!”

  说完,叶瓷扭头去看曲眠,“姐姐你认识他吗?”

  当着摊主的面,曲眠没有多说。

  她岔开话题,“不是说要带我去个好玩儿的地方吗?”

  叶瓷挠挠后脑勺,不好意思地笑笑说:“实不相瞒,我就是想带姐姐找江望生画像来着。但这个公园也挺好玩的,姐姐要不要逛逛?”

  “嗯,去那边走走吧。”

  一离开这边的小摊,叶瓷就迫不及待地把刚才的问题重复了一遍。

  “姐姐是怎么认识江望生的?”

  曲眠垂眸扫过自己的右手,淡声说:“我的手就是他扎的。”

  “啊?”叶瓷惊得合不拢嘴。

  曲眠看得想笑,伸手替叶瓷合上嘴,说:“他现在被拘留了。”

  “他为什么要扎姐姐的手啊?”叶瓷忙不迭追问。

  “他说是不想要我参加画展。”

  曲眠话音刚落,手机响了。

  来电显示是一个陌生号码。

  接通后,却是再熟悉不过的声音———

  “曲大小姐,我回来了。”

第248章

  这一刻,周围的一切仿佛都静止了。

  曲眠的思绪一下被拽回了和夏茗妍水火不容的那些年。

  直到夏茗妍高中毕业出国念书,她们之间的矛盾才告一段落。

  出狱后,她听说夏茗妍这些年一直在国外,大有要在国外定居的趋势,也就没想过她们还有见面的可能性。

  事实证明,万事皆有可能。

  冷风扑面而来,吹乱了曲眠的头发,也拉回了她的思绪。

  她缓缓扬起嘴角,“欢迎夏小姐回来。”

  电话那头的夏茗妍笑了,“我还以为曲大小姐会不欢迎我呢。”

  “客套话总是要说的。”

  话音落下,电话里明显安静了一瞬。

  夏茗妍的笑变得冷意十足,“看来傅南钦给了你不少底气。”

  曲眠愣了两秒,刚才她说那句话,完全是因为在和夏茗妍斗的那些年里,养成了不让夏茗妍占上风的习惯。

  完全就是习惯使然。

  跟傅南钦没有半毛钱关系。

  “晚上八点,霓色,傅太太来吗?”夏茗妍轻笑,挑衅意味十足。

  曲眠之前从不觉得傅太太这个称呼有什么不好……直到现在从夏茗妍嘴里听见,才发现竟然这么刺耳。

  就像是在说她只有依靠傅南钦才能活。

  曲眠走神的空档,夏茗妍又问了一句,“来吗?”

  为什么不去?

  夏茗妍还能把她吃了不成?

  曲眠莞尔一笑,“看在夏小姐如此盛情邀请的份儿上,我就勉为其难去一趟吧。”

  夏茗妍冷笑一声,“傅太太还真是一点没变。”

  “彼此彼此。”

  话音还没落,电话就被挂断了。

  看样子夏茗妍气得不轻。

  曲眠心情很好地捏捏叶瓷呆住的小脸,“回神了,我们接着逛。”

  “姐姐,刚刚是谁给你打电话啊?”叶瓷回想了一下刚才曲眠脸上的情绪变化,就俩字———精彩。

  曲眠想了想,说:“一个很久没见过的熟人。”

  “你们关系好吗?”

  “不好。”

  “那姐姐为什么还要去见她?”

  叶瓷像个好奇宝宝一样问个不停。

  曲眠想了想,大概是她想争口气吧。

  这话她没有告诉叶瓷,而是说:“人生在世,见一面少一面,万一这次就是最后一面了呢?”

  叶瓷嘴角一抽,“姐姐,我突然发现一件事...”

  “什么?”曲眠问。

  “你挺毒舌的。”叶瓷说得很小声。

  曲眠失笑,她摸摸叶瓷的头发说:“对待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说话方式。对于和自己关系不好的人呢,怎么舒服怎么来。”

  “那我就放心了,不用担心姐姐被欺负。”叶瓷笑眼弯弯。

  一阵暖流自曲眠心底淌过,她缓缓开口:“放心吧,我不会被欺负的。”

  这话既是在对叶瓷说,也是在对她自己说。

  从前她能压夏茗妍一头,现在照样可以。

  -

  在曲家还是江城顶级豪门的时候,能与之相提并论的只有夏家。

  两家是竞争关系,所以曲眠和夏茗妍第一次见面都没给对方好脸色看。

第249章

  年纪小的时候,她们还拉帮结派打压对方,形成了两大阵营。

  每逢聚会,只要她们两个在场,现场一定会弥漫着浓浓的火药味。

  今晚的霓色,亦是。

  曲眠一进来,就感觉到了。

  上次来霓色,她戴着口罩,低着头,生怕别人认出自己,也就没去注意过周围的人。

  大多都是熟面孔,其中不乏当年站在她这边,和她一起去打压夏茗妍的。

  他们看她的眼神充满了讽刺,明显是在等她出丑。

  曲眠冷眼扫过这些人,平静地走向夏茗妍所在的房间。

  门打开后,里面一片漆黑。

  曲眠摸不清夏茗妍在搞什么鬼,于是她停在门口,准备叫服务生过来看看。

  刚要开口,黑暗中伸出一只纤细的手拉住了她,“嘘———抓人游戏开始了。”

  曲眠被夏茗妍一把拽进

猜你喜欢

推荐名言名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