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扇美文网

格言名言 名言名句

最火言情小说(夏灵澄傅邹恩)-老书虫良心推荐夏灵澄傅邹恩(夏灵澄傅邹恩)小说精彩免费试读

时间: 2023-11-20 21:38:18  热度: 24℃ 
点击全文阅读

夏灵澄压抑的痛苦喘息,异常清晰。

下一秒,夏母怒不可遏的冲进来。

从来温婉的贵太太,被气到失控,狠狠甩了傅邹恩一巴掌。

“你给我滚!我女儿的病能好是她福气大,跟你嘴里什么乱七八糟的人没关系!”

傅邹恩被打歪了头,俊朗的面容肉眼可见变得晦涩难看。

“澄澄,该说的我都说了,那是一条人命,我希望你能理解。”

话落,他转身离开,踏出去的每一步都踩在了夏灵澄的心脏上。

夏母气恼不已:“别听他的,当时你是要安排手术,可老天庇佑,你的肾脏奇迹般康复,我们澄澄不欠任何人。”

夏灵澄咽下心头酸涩。

哪有什么奇迹,不过是她和系统做了攻略交易。

攻略失败,她还是要死。

夏母不知情,她只是心疼女儿被人伤透了心:“放宽心好好养身体,我和爸爸还没死呢,婚礼的事绝不会由着傅邹恩胡来。”

夏灵澄没应,她只觉得格外累,昏昏沉沉睡过去。

恍惚间,她好像听到了雷鸣——

16岁那年,傅邹恩曾越过一两米宽的阳台,不要命的跳过来将她抱在怀里,边笑她边拿她手机找到他的号码设为了紧急联系人。

“夏灵澄你个胆小鬼,以后再怕打雷记得给我打电话,就算隔着半个国家我都能飞到你身边来,干嘛一个人躲在被子里偷偷哭?”

“你可是我未婚妻,你的身体都是我的,要是哭肿了眼睛,我一定找你算账!”

“轰——”

又一道雷鸣,把夏灵澄从梦中惊醒。

她一睁眼,才发现白天已经成了黑夜。

傅邹恩就坐在她床边定定看着她。

她一时间分不清是梦还是现实,眼底溢满依恋,下意识伸出手想要抱他。

“邹恩……”

傅邹恩却陡然冷言:“灵澄,别演了,这样真没意思。”

凉薄的话冲散了温情,夏灵澄彻底清醒。

眼眶被男人的不快刺红:“我演什么了?”

傅邹恩看着她,沉默了几秒:“你的检查报告我看了,所有数据都显示你身体健康。”

“我说过,我只是给若雨一场婚礼,影响不了我们什么,你何必装病,以此让家里人对我施压呢?”

男人的质问,比刀子还凌厉。

夏灵澄含泪,心尖苦涩泛滥成灾:“这只是婚礼的事吗?”

她此刻很想问问眼前的男人,他真的还爱她吗?

“澄澄,你到底在任性什么?”他蹙眉像是不解,一再强调,“若雨就要死了,你到底在跟她争什么?”

“她这些年过得很不好,看在救命之恩的份上,就当可怜她,满足她临死的愿望,这很难吗?”

可怜?

夏灵澄凄然惨笑,直面傅邹恩的眼:“所以,你爱上她了?”

傅邹恩却答非所问:“澄澄,别这样。”

他站起身,用一种疲惫极了的语调说:“我希望你能大度一点。”

她该怎样大度?

笑着看她的未婚夫抛下她,将原本给她的婚礼许诺给另一个女人?

病房里再一次陷入寂静。

直到一阵突兀的手机铃声响起。

傅邹恩拿起手机看到来电提醒,迟疑了一瞬,摁灭屏幕:“若雨今天要化疗,没人照顾,我先过去了。”

话落,不等夏灵澄说什么,他就着急离开。

“哐”,房门合上,震的夏灵澄满心闷堵。

鬼使神差,她下床跟了过去。

走过走廊,路过拐角,她蓦然僵住——

前方,原本说要化疗的白若雨,正垫脚抱着傅邹恩,亲密拥吻。

第4章

“轰!”

脑子里紧绷的弦,在这一刻彻底崩断。

夏灵澄踉跄一步,狼狈扶住墙壁。

“轰隆”,屋外又一道雷鸣,闪电照亮夏灵澄煞白的脸。

她掐着手心,失魂落魄离开。

回到病房,在一阵阵雷鸣中,夏灵澄躲到病床上,用被子盖住自己,手机屏幕上还是她和傅邹恩高中时的合照。

【以后再怕打雷记得给我打电话,就算隔着半个国家我都能飞到你身边来】

夏灵澄盯着屏幕上的少年,脑海里却浮现他和白若雨接吻的场面。

她抱紧自己,呼吸一下比一下艰难。

……傅邹恩。

为什么要骗我?

你为什么要变啊……

一夜昏沉。

第二天清晨,雨已经停了。

护士见夏灵澄郁郁寡欢,带着她出去透气。

雨后的泥土散着清香,夏灵澄站在花园里,头顶是漫天的斜阳,一眼望不到头的霞光美不胜收。

她忽然想起,几天前傅邹恩还抱着她跟她承诺,订婚之后要带她去北极看极光。

这才过去短短几天,竟然变成了这样。

婚礼没了,极光也没了……

心口忽得又有一阵刺痛,夏灵澄按住心口,深呼吸一口往回走。

刚一转头,就见傅邹恩小心珍重扶着白若雨,正慢慢往她这边走来。

他低头温柔的模样,从前只属于她一个人。

夏灵澄怔愣看着,心头猝然加剧,忽得一脚踩空,整个人脱力从台阶上往后倒。

“澄澄!”

傅邹恩骇的瞳孔骤颤,迅速松开白若雨冲过来,一把将夏灵澄抱在怀里。

四目相对,他的眼眸还带着没散去的慌乱紧张:“身体虚还出来吹风干什么,我抱你回去。”

白若雨被晾在一边,冷飕飕的视线一路追随两人的背影直至看不见,袖子下,她攥紧了拳头。

十分钟后。

傅邹恩小心翼翼将夏灵澄放在病床上,眉宇拧作一团:“下次小心点。”

夏灵澄抿唇看着他的眼睛。

他眼底分明有情,可她却没有从前半点喜悦。

手指紧紧攥着被子,想到刚刚看到的一幕,话到了嘴边却变成了:“你还爱我吗?”

傅邹恩回答的毫不犹豫:“爱。”

他温柔的看着她,抬手碰了碰她的发:“乖,相信我好不好,我只属于你,等过了这个月,我们再重新举办婚礼,等我。”

失而复得的柔情精准击中夏灵澄的心。

可下一秒,傅邹恩却撤回手站起身:“若雨还在外面,她身体不好,我不能放她一个人,澄澄,我先走了。”

看着男人离去的背影,挽留的话哽在夏灵澄的喉咙。

傅邹恩,你现在真的只属于我一个人吗?

思绪翻涌,脑海刺痛间,系统面板的倒计时又浮现——

【死亡倒计时:3天15小时24分】

脑袋越来越昏沉,这一觉,夏灵澄睡得格外久。

久到她莫名觉得危险,她拼尽力气睁开眼,却猛然发现自己被人绑到了几十米高的天桥上!

桥下,是湍急的河水。

夏灵澄惊恐环顾四周,才发现不远处,是和她同等遭遇的白若雨。

是谁要抓她?

像是印证她的猜测,身后传来一道穷途末路的叫喊——

“傅邹恩!我为傅氏发展付出了最宝贵的十年,你却一句老了就把我开除,现在我出去根本找不到工作,老婆也带着我儿子走了!”

“你把我逼到绝境,让我活不下去,我也不会让你好过。”

“你选吧,你未婚妻和你小情人,我准你带走一个,不过另一个必须死!”

“你要多少钱,我给你,别伤人!”

傅邹恩的声音从桥那头传来。

白若雨仿若抓住了救命稻草,惊恐大哭:“邹恩救我!我好怕!”

夏灵澄手腕被绳子勒的生疼,她抬头看着不断靠近的傅邹恩,刚要开口,却被绑匪打断——

“赶紧选!再不选我让她俩一起死!”

“3!2……”

夏灵澄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下一秒,却听到傅邹恩喊出让她近乎绝望的一句——

“放了若雨!”

第5章

耳边,有一瞬嗡鸣。

夏灵澄似乎听到了心碎的声音。

几个小时前,傅邹恩的那一句——

【我只属于你】

成了个彻头彻尾的笑话。

“对不住了夏小姐,看来,傅邹恩也没传说中那么爱你,死后报仇记得找他!”

话落,男人将她狠狠一推!

“扑通!”

“澄澄——”

隐约间,她好像见到傅邹恩惊恐的担忧,可冰冷的河水已经争先恐后灌进她的口鼻,夺走了她的呼吸。

夏灵澄的身体在不断下坠,身体的热度流失的极快,窒息之感铺天盖地。

她这是……要死了吗?

“澄澄!澄澄别睡,你看看爸爸妈妈!”

“澄澄!对不起!”

“求求你醒来好不好,灵澄!”

“……澄澄!”

夏灵澄听到好多人在叫她。

有爸爸妈妈,还有傅叔叔傅阿姨,以及,那个把她推入深渊,给了她当头一棒的傅邹恩……

喉间猛然一阵剧痛,夏灵澄咳嗽着睁开眼,赫然入目的是傅邹恩那张陡然放大的脸,只是胡子拉渣,满脸颓丧。

她没死?

见她醒来,男人更加用力的握紧她的手,嗓子哑的不像话:“澄澄对不起,以后我一定好好保护你,不会再让你陷入危险。”

夏灵澄听着,入水时的窒息却莫名上涌。

她偏开头,抽回手不看他。

遇事素来从容的傅邹恩,头一次生出莫

猜你喜欢

推荐格言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