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扇美文网

情感故事 感人故事 爱情故事 哲理故事 心情故事 鬼故事 睡前故事 励志故事

苏槿林牧(苏槿林牧)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苏槿林牧)免费阅读无弹窗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

时间: 2023-11-20 22:22:19  热度: 50℃ 
点击全文阅读

却在探得脉象的那一刻,脸色大变:“蛊毒?!”

苏槿又换了另一只手诊脉,可还是如此。

眼泪止不住的流,她从来没有那一刻这么绝望:“怎么会这样……”

心脉俱断,半步气绝。

外祖父分明是撑着最后一口气赶来皇城,就为了救自己。

她怎忍心看着外祖父死?

苏槿忽然想到她也曾中蛊毒,自己吃过那么多压制蛊毒的药,又与林牧灵修过,那她的血对外祖父会不会有效?

想到这儿,她毫不犹豫拔下发簪朝自己的手腕划去,却不想竟半途被挡住。

“槿槿,不要做傻事……”楚南不知什么时候醒了,声音很虚弱,可握着她的手却分外有力,“我的身体我自己知道……回皇城的时候,我就知……这一次出不去了。”

“外祖父,不会的,我能救你的。”苏槿一句话哭噎得断断续续。

楚南抬起颤抖的手,替她拭泪,“孩子,这些年苦了你了……”

苏槿哽咽摇头:“只要您在,我怎样都不苦。”

“槿槿啊……”楚南眼中满是不舍和遗憾,他从怀中掏出一份地图塞进苏槿手中,声音越来越虚无:“至多两日,三十万楚家军就到了,我的槿槿……再不会受半点委屈!”

苏槿眼前被泪模糊,忙应:“我知道,我都知道……外祖父,我们先治病好不好?”

可这一次,外祖父再也没有回答她。

寂静无声,恐慌蔓延。

苏槿颤抖着伸手去探他的鼻息,却什么都没有了……

一瞬间,好像天崩地裂。

苏槿想抬起双手去他将人叫醒,才发现,外祖父宽厚的掌心一直紧紧捂住她的手腕。

哪怕至死,也都没有放开!

第八章为谁而死

霎时间,将军府内萦满了哭声。

门外,林牧听着里面苏槿绝望的哭声,心陡然一紧,竟不敢开门进去。

暮春三月,天空忽然飘起了鹅毛大雪。

林牧望着徐徐渐落的雪花,不知想到了什么,脸色一变,立刻转身赶回瞭望殿。

楚将军殁,三月飞雪,苏皇为掩自罪,下令厚葬楚南。

苏槿一身孝服,正要去送葬,可季灵芝却带着一道圣旨拦住了她。

“陛下说了,六公主苏槿不孝不义不洁,不可送葬,即日起,剥夺其公主封号,贬为庶人!”

苏槿不可置信,苏皇竟然无耻到这个地步。

自己是外祖父的唯一血脉,怎能不去送葬?

季灵芝见苏槿不动,直接把圣旨扔在她面前:“话我已带到,就不打扰了。”

说完她转身就走,口中还嘀咕:“这个时候师兄应该在国师府吧……”

闻言,苏槿眸光一动,待人走后,从后门去了国师府。

林牧是国师,他一定有办法让她跟着送葬。

一炷香后,苏槿气喘吁吁来到国师府的偏门,欲去书房找林牧。

但没想到,竟在经过花园时撞见了往过走来的林牧和季灵芝。

她正要上前,却听季灵芝的声音传了过来:“师兄,如今苏槿血亲死绝,苏皇也和她断绝关系,你的生死情劫算是解了,什么时候同她和离?”

苏槿脚步一顿,什么叫她血亲死绝,算是解了他生死情劫?

所以,她当成宝贝的姻缘从一开始竟然就是一场阴谋?

心如刀割般的痛袭来,她受不住的踉跄了两步。

苏槿紧盯着林牧依旧俊朗的面容,怎么都无法相信,接受。

她迈前一步,想要问个答案。

忽然一阵熟悉的馨香传来,苏槿只觉后颈一疼,就没了意识。

也不知过了多久,等她再醒来,人竟然已在城外破庙里,眼前站着是一脸冷漠的阿月!

苏槿想到昏迷前闻到的那阵馨香,分明和那日被季灵芝陷害,被绑城楼时闻到的味道一样!

一些事串连成线,她痛心也不解:“季灵芝给了你什么,为什么要背叛我?”

阿月嘲讽一笑:“你真是蠢,都猜到了我的主子是谁,怎么还不知道从我来到你身边开始,就是场阴谋呢?”

闻言,苏槿一颤,她们二人年幼相识,她一直以为阿月背叛是有苦衷。

她从没有想过,这么多年的姐妹情意……竟也都是假的。

婚姻是阴谋,姐妹情意也是阴谋,这世间还有什么是真?

苏槿攥紧衣袖,咽下气血翻涌,声音沙哑:“为何这般对我?”

她只是爱了一个人,为何要经受这些苦楚?

阿月见她的模样,眼中闪过一丝不忍,但很快被厌恶掩盖:“你在国师府不是听到了,早在十多年前岭南先生就占卜到,你同国师有生死情劫。”

“国师同我主子青梅竹马,情同意合,却迫于劫数要娶你这么个货色。而你一个棋子竟妄想他真的会爱上你,可笑至极!”

“够了——”阿月的话字字如刀,每一刀都没入苏槿心底最柔软之处。

她疼得站不稳,也再听不下去。

孰料,阿月却说:“没够!你不想知道今天我为何要把你带到这儿来吗?”

苏槿一怔,目光渐渐落到她手中的剑上:“你想杀我?”

阿月没回,只是一步步走上前。

在苏槿惊愕的目光中,一把抓住她的手迫她握住利剑,而后飞快刺进自己的胸膛。

剑入皮肉,鲜血四溅。

温热的血洒在手上,烫的苏槿身子发僵。

她怀抱着阿月茫然的跌坐在地,眼前只剩怀中人唇间随着说话蔓延开来的血。

“为什么?”苏槿声音发颤。

阿月满眼复杂:“我死了……我主子一定会给我报仇,等她抓住你,定会将你……五马分尸!”

话落,阿月原本紧握着苏槿和剑柄的手慢慢无力垂落,整个人也没了声息。

与此同时,一个磨烂丝线的老旧平安符,从她怀中滚了出来……

第九章 生生世世

苏槿颤抖着手,捡起那枚平安符。

这分明是早些年她亲手给阿月绣的,可她既那般恨自己,为何还会一直留着?

苏槿攥着平安符的手不断在发颤,心里疑惑不断加深。

彷徨间,却瞧见庙外拴着的马车。

她像是想要验证什么一般,快步走去,一把拉开了车帘。

车里干净的换洗衣物,逃命的银子以及祖父给自己的那份地图整齐摆放着。

瞧着这些,苏槿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一直压抑着的眼眶泛红,她忍不住喃问:“阿月,你真的是恨我吗?”

可这个问题,再没有人能回答。

死寂般的静蔓延着,唯有乌鸦掠过带起的寒风。

苏槿抬头望着落在庙顶的黑鸦,隐忍着泪,翻身上马。

而后朝夜色中奔去,从未回头。

夜风呼啸,只飘来她一句轻语:“我不怪你,也不念你了。”

……

三个时辰后,苏槿按照地图上的密道成功和赶来的楚家军汇合。

而她身上的一袭素白孝衣,更是让三十万将士悲痛不已。

主帐内,巫医为苏槿诊过脉,神情凝重:“小姐蛊毒虽解,但中毒时间过长,又心脉受损,往后需得小心将养,不可颠簸,不可疲劳,不可大喜大怒,或能多活几年。”

可多活几年又有何用?

外祖父已死,父皇同她断绝了关系,这天地之间,她也再无任何亲人了!

她收回手,声音沙哑却坚定:“不必养,外祖父的仇,我必须报。”

“楚老将军果然料事如神。”巫医叹息一声,从药箱中掏出一个白玉盒子,“既如此,便请小姐服用着南疆蛊宝吧。”

“这是何物?”苏槿从未听过。

巫医垂眸:“此物可起死回生,服用后不但可解蛊毒,还能为小姐带来一线生机。”

苏槿盯着盒子里晶莹剔透的蛊宝,声音发颤:“既有这等神物,为何不给外祖父服用?他的毒分明比我更严重……”

“小姐不知,此蛊宝还有个名字——”

巫医忽然停顿,一字一句:“它又叫绝情蛊,服用此蛊必先剖心,自此之后,断情绝爱。”

他话音一落,苏槿手里的羊皮卷“哐”的一声砸在地上。

苏槿这才明白,外祖父不用,是怕断绝他们祖孙之间的感情,是以哪怕明知会死,也心甘奔赴!

脑海中,老人的音容犹在,仿佛在对着她笑。

苏槿再忍不住,闭上眼任由眼泪滑落。

王帐内寂静,只有压抑的哭噎声。

许久,直到她情绪渐渐平静下来,巫医才再度开口:“小姐可决定好了?”

苏槿将地上的羊皮卷捡起,妥帖放下,然后从腰间抽出外祖父赠的匕首,递了过去。

“剖吧。”

雪不知何时落下,纷扬无声。

帐外,将士们跪了一地,敬他们的新主。

帐内,苏槿清醒剜心,整整六个时辰。

青丝寸寸成雪,碎了儿女情长……

皇城内。

林牧不知为何又走进了将军府,脑海中又浮现起那日听到的悲鸣,心中的不安怎么都压不下去。

听到身后响动,林牧回头看着跪身在地的下属:“还没找到夫人?”

他声音里带着自己都没有发现的急切。

“属下寻遍皇城各地,至今未发现夫人踪影。”

闻言,林牧眼里划过失望。

这时,天空的雪忽然猛烈飞扬起来,像是在哀悼什么。

林牧抬头看着,鬼使神差的伸手去接。

雪落掌心,一阵冷凉。

倏然间,他心口一疼,像什么重要的东西消失了。

刚想抬手去捂,却猛然喷出一口鲜

猜你喜欢

推荐心情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