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扇美文网

人生格言 励志名言 哲理名言 经典语录 经典句子 爱情语录 哲理句子

苏槿林牧在线全文免费阅读大结局

时间: 2023-11-20 22:22:29  热度: 45℃ 
点击全文阅读

“越是平民百姓,越是记恩情。主上,您继位成帝师众望所归之事!”

“放屁!玄阳子你为了赢是不是连脸都不要了!她一个女人也想称帝,你就做梦吧!”说话之人,是一个岭南门下弟子。

苏槿知道玄阳子所在的正阳门和岭南派所谓的比试。

诚然,他们确实都有本事,多能人。

他们把天下当做一盘棋来下。

岭南派选着了苏皇,玄阳子自然要站在他们的对立面,所以他们选着了她。

苏槿并不完全相信依赖玄阳子一门,但是她不反感和他合作。

毕竟,他们有共同的敌人。

岭南,是造成她死局的罪恶之源。

她和他们,是死仇。

她迟早要端了他们。

“这人聒噪的很,祭棋吧。”

苏槿话落,将士一刀下去,人头落地。

剩下的人岭南弟子莫不愤怒望向她,苏槿勾唇讽笑:“您们能做梦拿人渡生死情劫,我为什么不能称帝?”

众弟子变色,一人脱口而出:“你如何知——”

话到一半就被他咽了回去。

敢做不敢当。

苏槿冷笑:“等把你们的大师兄和小师妹抓来做伴了,你们可以去问问他们。”

“不可能,大师兄绝不会提及此事!”

苏槿没搭理,扭头冲苏皇面前:“父皇,你想活命吗?”

第十七章 千遍

苏槿的下一句话就是:“若你下罪己诏,我会让你有个晚年。你也别想着还会有人来救你,林牧受了我一箭,自身难保,他救不了你。”

“朕没有做错,楚家就是要叛乱,朕为何要下罪己诏!”

“你不下也不要紧,当你别想有好日子过,你当年怎么对外祖父的我就会怎么对你!”

话落,苏皇脸色大变。

苏槿眼眸一闪,继续试探:“那蛊毒一点点侵蚀心脉,你不会马上死,但是你时时刻刻都要忍受万虫啃噬的痛苦,你猜你能能不能睡得着?”

说着,苏槿从玄阳子手上拿过一个白瓷瓶,吩咐:“按着他,灌下去!”

苏皇惊恐后退,还喊着:“不可能!那蛊毒着世上7V仅此一份——”

苏槿动作一顿。

外祖父的蛊毒果然是他派人下的。

苏槿死死捏住白瓷瓶,其实这里面装的不过是金疮药而已。

试探苏皇,得到了意料之中的答案。

深呼吸片刻,苏槿厌恶问:“我最后问你一次,罪己诏,你下还是不下?”

“下!我下!”

苏槿把手中的白瓷瓶扔给玄阳子,接下来就交给你了,她多看苏皇一秒,她怕她会忍不住剁了他。

可苏皇还有用,现在并不能死。

“押上他们,回城!”

……

转眼七天过去。

苏皇的罪己诏和禅位的圣旨同时颁发。

百姓们知道出老将军是苏皇害死,苏皇做囚车打马游街之时,百姓各个恨不得食其肉。

游街之后,苏皇就被关到了天牢。

苏皇斥责苏槿不守信用。

苏槿很自然说:“我留你一命,可没说会留你在哪里。待在天牢好歹还有吃的喝的,你该好好珍惜,等过几日去了漠北,你怕是连这点吃的都没有了呢。”

“你要流放朕?你凭什么流放朕?苏槿,你想要的朕已经给了你,你当真一点都不顾及父女亲情吗?”

苏槿把玩着手中的长鞭,反问:“您当初将我流放之时,又何曾顾忌父女感情?”

“要你流放的是你夫君林牧!不是朕!”

苏槿一甩鞭子,吓得苏皇闭嘴。

“别急,他很快就能来陪你们了。”

“玄阳子,把岭南弟子带去午门。点上香,一柱香杀一个人,知道林牧来为止。”

……

午门。

此地如今一阵血腥气。

这些天,整个皇城抄家无数,午门斩首的人,把点面都染成了红褐色,洗都洗不掉。

可京城百姓却高兴,以为杀的人都是那些十恶不赦,占田霸女的门户。

那些曾经被气压的寒门学子也高兴。

往常,就算有学识,未必能被赏识,可如今,只要自己自荐,就一定会被楚家军接见,过关的还可以见到新主,直接封官!

苏槿今天要斩杀岭南弟子,早在两天前就放出了消息。

据她了解,林牧对门下弟子倒是很看顾,他一定回来。

香,很块就燃了一半。

巧的是,一个百姓在扔菜叶子的时候,把那紧剩的一半香给打断了,苏槿摸着自己手上的白鞭子,冷道。

“香已经没了,杀吧。”

刽子手举刀,这时,一到飞箭刺来,刺伤了刽子手的手,紧接这,下一道飞箭就冲着苏槿的眉心袭来!

第十八章 夜

苏槿侧身躲开,那飞箭刺进椅子,入目一半。

挽弓的人,分明是那出了要命的力道。

苏槿的脸色变得很难看。

“把他们都杀了!”

“住手!”

两道声音一前一后响起。

随后,林牧翻飞落到了刑台之上,但他手中出了一根玄冰笛,并没有弓箭。

他凝着苏槿,道:“放了他们,我留下任你处置。”

话落,却听又一声娇呵:“师兄,你不能上这妖女的当!”

来人落在林牧面前,她的手中握着一把弓箭,还想要上前拉林牧:“师兄,我们——”

意外的是,林牧却闪开了,还厌恶道:“你跟来做什么!”

呦,这两人闹翻了?

苏槿也不生气了,饶有兴致看下去。

“师兄,你听我解释,你说的那些都是误会吗,那都是这妖女的诬陷。”

“是真是假,我自分得清。”林牧冷酷的模样,比从前在苏槿面前的还要严厉千百倍,“季灵芝,你违背门规,我不清理门户已经是看在师父的面子上,你若是再纠缠,我便依照门规处置。”

“师兄,我——”

玄阳子看得腻歪,摆摆手道:“行了,你们要停他们打情骂俏多久,还不快把人拿下!”

季灵芝当即戒备,林牧却遥遥望着苏槿,道:“苏槿,放了他们。”

苏槿一抬手,将士们停住动作,她朝着林牧走来:“你倒是说说看,你有什么能耐可以让为我放了他们?”

“我可以辅佐你称王。”

话落,苏槿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一旁的玄阳子眼神一眯:“林牧,你们岭南不是最为“高洁”?你可是岭南最出色的大弟子,做出这种摘人家桃子的事情不好吧?”

林牧只凝着苏槿,像是等着她的答案。

苏槿却冷笑:“你们拿什么辅佐我?是拿蛊毒还是生死情劫?林牧,你到底哪里的自信说出这样的话?”

林牧脸色一白,“我是真心的。”

苏槿冷冷望着他,眼中是化不开的冰寒:“是吗?可我不信。”

“来人,把他们都拿下!”话落,苏槿又补充一句:“林牧,你反抗之前最好抬头看一看,不想他们被射成筛子,最后放下兵器。”

苏槿话落,周围的高楼上瞬间冒出一排排握着弓箭的将士。

林牧果然没有反抗。

她不反抗,季灵芝根本成不了气候,立即被抓住。

“把他们都关进天牢

猜你喜欢

推荐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