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扇美文网

游记散文 叙事散文 名家散文 抒情散文 优美散文 散文随笔

时繁星傅景钰(时繁星傅景钰)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正版无弹窗_时繁星傅景钰完结免费阅读无弹窗_笔趣阁

时间: 2023-11-20 22:25:45  热度: 50℃ 
点击全文阅读

傅庆海正襟危坐,半阖着眼眸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良久,他问道,“你和刘副市长的千金最近怎么样了?”

他声如洪钟,极具威严,虽面有沟壑,两鬓灰白,但目光如炬,依然能看出年轻时候的风采。

在他面前,傅景然不自觉就坐直了身体。

“那种女人实在没什么挑战力,随便勾勾手指,她就上钩了,不过我不打算继续了,她爸今年被一桩旧案牵扯,马上就要内退了。”

没有晋升的可能,就意味着失去了利用价值,这桩婚事自然也就告吹了。

傅庆海皱了皱眉,“消息可靠?”

“他女儿亲口跟我说的,假不了,白白浪费我半年时间。”

傅庆海压着眉心,没有说话。

傅景钰现在在江盛的实力不容小觑,他对付起来已经隐隐有些吃力,所以不得不把心思放到傅景然的联姻上。

有一个实力雄厚的亲家,能为他增加不少赢牌的筹码。

刘副市如果内退,那这场联姻确实没有这个必要了。

只是再找一家,却不那么容易,江城名媛虽多,但是真正世家出身,资力雄厚的却没有多少。

“爸,听说宋万千回来了,他那个小女儿之前参加慈善晚会的时候发了病,最近在家里调养,妈跟宋万千还有点亲戚关系,我们是不是要去探望探望?”

傅庆海抬眼,“宋家玉不是宋万千的亲生女儿。”

傅景然轻笑一声,“他为了给宋家玉治病,大半身家都迁到了海外,是不是亲生的,有那么重要吗?”

傅庆海沉默了半天才开口,“这件事以后再说吧,眼下先把你手头上的工作做好,别再让你奶奶失望。”

傅景然敛起神色,低声应道,“知道了。”

————

第二天,傅景阳就带着钟美兰给的中药去了傅景钰那儿。

她特意挑了傅景钰不在的时间去的。

一进门就发现院子里有个糟老头子,穿着个松松垮垮的白色背心,戴着顶草帽,拿着一个小锄头在花园里刨土。

傅景阳吓了一跳,回过神就骂道,“哪儿来的贼,在这里偷什么呢?”

太爷爷挑起帽沿,瞥了傅景阳一眼,皱眉道,“你这娃娃好生没礼貌,说谁是贼呢?”

“你这臭要饭的才没礼貌呢,鬼鬼祟祟,你手里拿的是什么,你在我家院子里偷挖什么呢?”

她一口一个偷,惹得太爷爷有些生气,“这是我曾孙女的家,我在地里种点东西,你又是谁,来别人家里大呼小叫?”

“曾孙女……”傅景阳反应过来,“你是时家人?”

第一百八十五章 交代

太爷爷瞧着傅景阳,想起了前几天翻过的相册,“我说瞅你这么眼熟,你是傅小子的妹妹吧?都是自家人,你今天也算是赶巧了,我挖了不少荠菜,中午给你们包荠菜水饺。”

农村老人大都朴实,太爷爷也向来心宽,他自己往九十去的岁数,也犯不着跟一个年轻女娃计较,知道是傅景钰的妹妹,立马就亲络起来。

傅景阳嗤笑一声,“谁跟你是自家人?时繁星还真当我们家做慈善的,平时跟个老鼠一样偷偷接济时家就算了,还把人领回家,你们时家人都不要脸的吗?”

太爷爷脸色当即难看起来,扔下锄头指着傅景阳,“你这娃娃怎么说话呢?”

“你们时家人做得出还怕别人说吗?一把年纪也是贼心不死,怎么样,豪宅住着比你那乡下的狗窝舒服吧?窝窝囊囊,一家子吸血虫!”

太爷爷气坏了,抖着手颤声道,“你把话说清楚,乡下人怎么了?怎么窝囊了?我们本本分分,靠自己的双手耕作,你们吃的穿的,哪一样不是庄稼人种出来的?你这娃娃年纪轻轻,说话为什么这么刻薄?”

“我有说错吗?瞧瞧你们时家这窝囊样,真不知道我妈怎么想的,还要我给时繁星送药?她怀不上才好,要是怀上了,生下来孩子要是像你们时家人这么窝囊那也太恶心了。”

傅景阳说着就拎着箱子往屋里走。

太爷爷气得脸色发白,他上前一把抓住傅景阳的手腕,“滚!你给我滚!拿着你的东西给我滚出去!”

说着用力一扯,傅景阳一个趔趄,手里的箱子脱手甩了出去掉在了地上,里面的瓶子破裂,药撒了一地。

她当即脸色就阴沉下来,一把将太爷爷推开,“你个老东西!少用你那恶心的手碰我!”

太爷爷年纪大了,身体再怎么健硕哪里比得过年轻人?傅景阳这一把下去,直接将太爷爷推翻在地,腰硌到了地上,疼得脸都变了色,急促地喘着气,整个人跟抖筛一样乱颤,半天爬不起来。

傅景阳见此也吓了一跳,“老东西,你装什么装,我都没用力,你赶紧起来!”

太爷爷颤得越来越厉害,脸色也渐渐有些发青,傅景阳这会儿才觉得害怕起来。

家里的保姆这会儿也听见动静跑了出来,看见太爷爷这幅样子,赶紧拨打急救电话。

时繁星是在片场接到的电话,一听太爷爷出事了,跟李岩请了假就往医院赶。

到医院的时候,太爷爷在手术室还没出来,只有保姆在外面守着。

时繁星以为是之前的病症,着急问道,“怎么回事?早上走的时候太爷爷不是还好好的吗?药不是也按时吃了,怎么突然就送医院来了?”

“老先生摔了一跤,也不知道摔到了哪里,整个人在地上起不来。”

时繁星皱起眉,“怎么摔的?”

保姆犹豫了一下,低声道,“其实我也不大清楚,我早上在房间收拾,老先生在院子里挖菜苗,傅小姐突然来了,好像是跟老先生起了几句冲突,我听到声音出来的时候,老先生就不省人事了。”

时繁星脸色变了变,“傅景阳人呢?”

“傅小姐没来医院。”

时繁星绷起脸,攥紧了手指。

傅景钰是在十分钟后赶过来的,他也是接到保姆电话,一来就看见时繁星坐在长椅上,面无血色。

他走到跟前,唤了一声她的名字。

时繁星抬起头,眼睛布满血丝。

他心里一颤,抿紧嘴唇,低声道,“不会有事的。”

时繁星看着他,哑声道,“是傅景阳把太爷爷推倒的。”

傅景钰一怔,眼神沉了沉,“这件事我会处理。”

“怎么处理?”

时繁星问得很平静,“如果太爷爷今天从手术室出不来,你能把她送到监狱吗?”

傅景钰皱起眉,没有说话。

时繁星扯了下唇角,“不能是吧?那你的处理做给谁看呢?”

傅景钰想说什么,手术室灯灭了。

医生从里面出来,“病人暂时已经脱离危险了,你们也太不小心了,他有癫痫病史,年纪又这么大,身边怎么能离得了人?幸好送来的及时,不然就太危险了。”

时繁星松了口气,等医生数落完才道,“是我疏忽了,谢谢医生。”

医生摆摆手,“一会儿转入普通病房再进去看吧。”

医生离开后,时繁星没有同傅景钰讲话,拿着手机去通知时旭升去了。

傅景钰看着她单薄的背影,心脏一阵紧缩,他拿起手机,拨了傅景阳的电话。

不出意外,无人接听。

他又拨了家里的电话,这回接听的是保姆,“少爷,夫人出去打牌去了。”

傅景钰冷冷道,“我找傅景阳。”

连名带姓,傅景钰只有在极度生气的时候会这么称呼傅景阳。

保姆偷偷看了眼旁边,傅景阳冲她拼命摆手。

“啊,景阳小姐,她不在,她一早就跟朋友出去了。”

傅景钰抬起眼,“让她接电话。”

保姆干巴巴道,“景阳小姐,她真的不在……”

傅景钰沉下脸,“我再说最后一遍,让她接电话!”

那边刺刺拉拉一阵声响,然后电话被挂断了。

傅景钰攥紧手机,看了眼不远处的时繁星,转身离开了医院。

傅景阳脑子里反反复复都是那个老头躺在地上浑身发抖的样子,心里又急又怕,不是怕那老东西出事,而是怕自己脱不了干系。

傅景钰的电话更让她焦虑,她担心傅景钰会找她算账,电话一挂,就着急忙慌打给钟美兰。

钟美兰正跟几个太太一起做指甲,一听这事儿,便匆匆忙忙往家里赶。

刚到家就看见傅景钰带着几个人,硬生生将傅景阳从房间里抬了出来。

傅景阳一边挣扎一边喊叫,“我又不是故意的,是他先动的手,我还能站着不还手吗?放开我!你们放开我!”

“你们都给我住手!”钟美兰上前阻拦,但是傅景钰不发话,这些人没有一个松手的。

傅景钰哭喊道,“妈,妈你救救我,我哥他疯了,她为了那个女人,他连亲妹妹都不要,他疯了!”

第一百八十六章 良知

眼看傅景钰脸色越来越沉,钟美兰赶紧呵斥道,“你给我闭嘴!”

随即扭头跟傅景钰道,“景钰,事情我都听说了,景阳这次确实过分了,我刚刚回来路上给亲家公打了个电话,他说医院那边来消息,说是癫痫,人已经没事了,这事儿是个意外,景阳也不是故意的,她自己也吓得不轻。”

猜你喜欢

推荐名家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