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扇美文网

情感故事 感人故事 爱情故事 哲理故事 心情故事 鬼故事 睡前故事 励志故事

时繁星傅景钰(时繁星傅景钰)全文免费阅读大结局-时繁星傅景钰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

时间: 2023-11-20 22:25:49  热度: 42℃ 
点击全文阅读

时繁星困得不行,推着他的肩膀低声道,“别闹了,快睡觉。”

傅景钰似乎对她的反应非常不满。

一脸苦大仇深地开始扯她的衣服。

时繁星穿着真丝睡衣,本就薄薄一层,傅景钰没用什么力气就扯开了。

然后就开始在她身上点火。

时繁星实在是没力气管他,就由他去了。

不知道傅景钰是看了什么东西,今天花样非常多,一会儿就弄得时繁星有点点感觉。

傅景钰似乎对此非常满意,急切地想要进入正题。

结果自然是没有奇迹。

他呆愣愣的看着毫无反应的身体,满眼的震惊和不可置信。

时繁星倒是毫不意外。

幸好傅景钰每次喝醉都断片,要是他记得自己喝醉酒之后的蠢样,以他的脾气怕是羞愧自尽了吧。

她刚想开口劝傅景钰睡觉,突然听到傅景钰嗓音沙哑道,“我生病了。”

时繁星……

她张了张嘴,突然哑口无言。

虽然傅景钰的样子真的是有点可怜,但她真的很想不厚道的嘲笑。

“你没病,睡一觉就好了。”

她忍着笑意,低声安慰。

傅景钰在她的安慰声中,躺了下来。

他似乎对自己喝醉了不行这件事耿耿于怀,睁着眼半天都不睡觉。

时繁星将床头灯调暗,闭上了眼。

就在她快要入睡的时候,听见傅景钰低声问她,“你会因为这个跟我离婚吗?”

“啊?”时繁星迷迷糊糊,好半天才道,“不会,现在有好多玩具,比男人管用。”

傅景钰……

她睡得香香甜甜,徒留傅景钰辗转反侧。

与此同时,时家。

时思瑶顶着一张红肿的脸,一到家,就被白慧珠看得正着。

“你脸怎么了?”

时思瑶狠狠道,“时繁星那个贱人打的!”

第二百一十八章 名分

时思瑶自然不敢说真实情况。

白慧珠要是知道她是因为妄图爬傅景钰的床才发生这种事,怕是会先教训她。

于是她省略了自己做的那些事,“能因为什么?今晚沈总生日,大家都去给他庆生,傅景钰喝醉了,我就扶了他一把,时繁星就不乐意,冲过来就朝我脸上扇!”

白慧珠气得不轻,“你怎么就没还手?”

“我被人拉着,根本就动不了!”

时思瑶哭哭啼啼道,“妈,你都跟爸领证了,我为什么现在都要收受这窝囊气!我要忍多久啊!”

白慧珠何尝不觉得窝囊。

别人结婚明媒正娶,她领个证都偷偷摸摸,到现在每次和时旭升出席那些宴会,都要还要以他的秘书自居。

她忍气吞声二十多年,好不容易贺雨柔出了事,时旭升动了离婚的念头,结果时繁星却被傅家看上。

时旭升的事业停滞不前,时繁星攀上这门婚事,对他来说简直是天降云梯,送到眼前的一步登天的捷径,他当然要把时繁星当成祖宗供着。

时繁星不让他和贺雨柔离婚,他就立马打消离婚的念头。

她和儿女多年来的等待和隐忍,竟是抵不过时繁星的一句话。

要不是去年小儿子要入学,需要相关手续,她在时旭升面前哭诉多年的委屈,他依然舍不得跟贺雨柔离婚。

现在婚是离了,她证也领了,可是现在的情况和以前相比,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改变。

她依旧是时旭升见不得光的情人。

这一切的一切,每每想起,都让她心里郁结着一口气。

不止对贺雨柔母女的憎恨,还有对时旭升优柔寡断的不满。

时繁星一日不离婚,她们母子就只能做一辈子地下老鼠吗?

一辈子名不正言顺,现在子女还要受人欺负,这种日子她早就受够了!

楼下吵吵闹闹的声音惊动了书房的时旭升,他推门出来就看到时思瑶和白慧珠在抱头痛哭。

顿时就皱起眉下楼,“怎么了这是?”

白慧珠擦擦眼泪,撇开头冷冷道,“没事。”

说着拍了拍时思瑶的肩膀,哑声道,“拿冰袋先敷一敷,明天你不是还要宣讲吗?”

时思瑶“嗯”了一声,起身就要上楼,时旭升这才看清她微微肿起的脸和上面清晰可见的指痕,时旭升一愣,随即沉下眼神,“瑶瑶,你脸怎么了?”

时思瑶红着眼,瓮声瓮气道,“没事,我不小心摔的。”

“摔能摔出个巴掌印?”时思瑶是他捧手心上长大的,从小就乖巧懂事,时旭升哪儿看得下去自己疼爱的孩子受这种委屈?

“到底怎么回事?”

时思瑶别开脸,嗓音带着哭腔,充斥着委屈,“妈不让我说。”

她越是这样,时旭升就越心疼,扭头一脸恼火地质问白慧珠。

“你不让孩子说什么?孩子被打成这样,有什么不能说的?”

白慧珠红着眼道,“我说了你又能怎么样?替她打回去吗?你舍得吗?”

“我有什么舍不得的?”时旭升皱起眉。

白慧珠冷笑,“你怎么舍得动你的宝贝女儿?”

时旭升一愣,“你说繁星打的?”

“除了她,还有谁打了,我不让思瑶还手?”

时旭升皱眉,“究竟是怎么回事?”

白慧珠便把事情加油添醋讲了一番,末了又道,“升哥,我跟你这么多年,我什么委屈我都不怕,我既然跟了你我就认了,可是孩子们有什么错?就因为这点小事,她把瑶瑶打成这样!她是因为这个生气吗?她根本就是找借口故意拿瑶瑶出气!”

时旭升紧抿着唇,不说话。

时思瑶小声啜泣道,“妈,算了,别让爸为难。”

“我要是想让他为难,我就不会忍这么多年。”白慧珠擦擦眼泪,扭头道,“去洗漱吧,这就是我们母女的命。”

“你这叫什么话?”说到这个,时旭升表情也不觉缓和起来,他握住白慧珠的手,低声道,“你跟着我受了多少委屈,我能不知道吗?思瑶被打,我也心疼,可我和芯创刚签了合同,眼下正是关键时期,等这阵子过去,我就找借口公开离婚的事,找个合适的机会,正大光明的给你和孩子们一个名分。你放心,今天的事,我一定让繁星给思瑶道歉。”

白慧珠满心的失望,时旭升给她画了多少年的饼,每次都是将来怎么样,将来怎么样,再等下去,等不到将来,她人老珠黄,孩子们也没个光明正大的身份。

她实在是压不住火气,抽出手冷冷道,“你看着办吧。”

说完就催促时思瑶道,“洗漱去吧,明天还要上班。”

时旭升看着母女俩离开,心里也不好受。

他抿着唇拨了时繁星的电话,时繁星手机关了静音,自然是听不见的。

————

第二天醒来,时繁星盯着天花板看了一会儿,刚要坐起来,身体离床不足十公分,就再次跌入其中。

腰上横着一只手。

傅景钰人还没醒,手却紧紧箍着她。

时繁星将他的手拨开,翻身拿过手机。

时旭升昨晚打了三通电话,她一直不接,他就给她留言,让她看到电话回她。

时繁星冷笑。

昨晚她扇了时思瑶几巴掌,时思瑶肯定咽不下这口气,时旭升给她打电话,多半是就昨天的事情兴师问罪。

她还没去找他呢,他倒是先找上她了。

找她算账?那就等着吧。

她起身先给唐笑笑打了个电话。

被昨晚的事情冲昏头脑,忘了唐笑笑还在现场,说好了她接她回去的,虽然唐笑笑不记仇,但总要解释一下。

电话响了半天都没人接。

这个点,她不应该没起啊。

时繁星抿唇又拨了一个过去,这回直到电话铃声快要停下的时候,才被人接了起来。

“喂。”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低沉沙哑的男声,时繁星一愣,“你是谁?”

她话音刚落,

猜你喜欢

推荐爱情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