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扇美文网

格言名言 名言名句

李玄渊沈清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李玄渊沈清婉完整版

时间: 2024-06-11 15:39:12  热度: 114℃ 
点击全文阅读

羊肉和一小碗蘸料,“让下人调了你喜欢的咸淡,快来尝尝。”

“我要换身衣衫,你出去。”

“好,衣柜里有新做的衣裙,照着你曾经爱穿的颜色和花样做的。”他又让人拿来一件狐裘递给她,“要是冷,就把这个披着。”

李玄渊又让人端来了洗漱的热水,还将屋子里的炭火又加了一盆,才依依不舍的离开,关门的瞬间,还关切的看了她一眼。

沈清婉看着男人小心翼翼的模样,并没有觉得温暖,反而觉到有些别扭,让她感到有些不适。

她起身稍作整理,随便喝了几口汤,便放下了勺子,她环顾四周想着怎么才能逃出去。

沈清婉开了开窗,突然一阵寒冷的风吹的她一激灵,拿起外袍披在身上,起身推门而出,此时屋外正飘着淅淅沥沥的小雨。

石子漫铺成甬路,游廊曲折而精致,假山青松之后,错落的屋舍明暗交错,可煞风景的是,每一处路口都有侍卫看守,当然还有更煞风景的一人,靠着那游廊笑吟吟看着她。

沈清婉立马转头回屋,关上房门,那人顿时收了笑意,眼底的神色暗了下去。

没事……急什么?如今他会一直陪在清婉身边,一点一点再次走进她心里……

李玄渊自我安慰道,目光坚定。

第38章

接下的日子,李玄渊变着法儿来过来讨沈清婉欢心,而她对他总是不冷不淡,但每当他想要靠近时,却总是遭到她强烈的反抗。

沈清婉内心很矛盾,她看着每天围在她身边忙前忙后的李玄渊,确实感受到李玄渊对她无微不至的关切,但不知为何,她的内心总是在莫名抗拒着这份情意。

甚至,她看着屡屡被她拒绝的男人,却从来没有因为她的冷漠而生气,反而还更加卑微祈求,对她百依百顺。

有一次,她看着男人强忍心碎的神情,居然突然感到一阵酸楚,好似男人此刻的心境,她也曾经经历过无数次。

但不知为何,她并没有觉得同病相怜,反而看着男人如此小心翼翼的模样,心中升起一丝快意。

而内心这样复杂矛盾的情绪,让她更加确信,他们之间一定经历过什么让李玄渊难以启齿的事情,不然他作为她的“夫君”,不可能会总是对他们之间的过往含糊其辞。

而这也是她最无法接受李玄渊的一点,她看着男人诚恳深情的眼神,却感觉不到男人的真心,就算他在她面前再卑微再柔情,她知道,他不过为了哄骗她留在他身边罢了。

这与和谢云秋的那三年,又有什么两样?让她活在一片虚假之中,对她好,亲手搭建一个虚无的天地并让它成为她的一切,等哪天假象被戳破,她的信任与爱将会再次坍塌。

沈清婉想,他们不过是将她玩弄与股掌之间,却称之为关心或者爱,乐此不疲。

她感恩谢云秋对她的救命之恩,这是她欠他的,这份恩情她自会还回去,但她并不会因为他对她有恩,就原谅他编织谎言、隐瞒真相,即使这是他自以为的对她好。

而对于李玄渊也是一样。

沈清婉无比焦急的想要知道,她曾经到底发生了什么!

曾经,谢云秋告诉她,她没有家人,她是他捡来的师妹,但当碰见沈安然的时候,她才隐约想起来,自己除了沈安然,好像还有一个父亲,只不过她记不起来他的模样了。

“我是不是还有个父亲?”她突然开口。

李玄渊一怔,沈清婉看着他突然有些闪烁的眼神便知道,他又想糊弄过去,“不要骗我,要不然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

李玄渊心中一痛,随即艰难的点了点头,“有……只是你与他关系向来不怎么亲近。”

“我想见见他。”沈清婉坚定的看着他,她想,多见见曾经认识的人,总能想起一些曾经发生的事情。

……

“好,我带他过来。”

“不,你带我去见他吧,我想看看我曾经生活的地方。”

李玄渊想起曾经在丞相府里,他对她做的那些事情,心中发虚,本能的想要拒绝她再次回到那,生怕她想起什么:

“清婉……”

“玄渊,带我去吧。”

……

李玄渊心跳漏了一拍,这是他时隔三年半,再次听见她亲口叫出他的名字……心中压抑许久的情感仿佛的终于有了一个释放口子,汹涌而出,冲红了李玄渊的眼眶。

“好……我带你去。”他迅速起身,别过脸,尽量不让她看见自己失态的样子,顿了顿,才发现自己竟然妥协了。

李玄渊心中闪过一丝懊恼,但想到她刚刚已经愿意叫他“玄渊”了,心中很快又涌上一股侥幸,她或许……已经开始接受他了?这一点星星之火对他来说弥足珍贵,至少在现在,他一定不能拒绝她。

“你今晚好好休息,我先去准备些东西,明天一早我就带你去。”

沈清婉点点头,心想,不过是叫了一声他的名字,便有如此奇效,难道他以前也这样吗?不知为何,她突然觉得,眼前的男人也没有那么讨厌了。

入夜后,李玄渊见沈清婉房间熄了光,便脚步轻轻离开了院子,今晚,他须得提前去敲打一番沈相

第39章

沐浴后的沈相正准备就寝,突然房门被踹开,他恐惧的回头,便看见了那许久不见的“阎王爷”,沈相一声哀嚎。

自从沈安然被抓回大兴城后,李玄渊便再也没来找过他,反而是他为了沈安然去王府找过几次李玄渊,而他知道沈安然做的那些混账事后,也不敢再去王府了,几个月不见,竟一下子苍老了好多。

见李玄渊又要来折腾他,他连忙跪地求饶。

李玄渊踢开沈相抱住他小腿的手,简明扼要道:“明日清婉会来一趟丞相府,她如今失去了记忆,希望你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沈相一愣,随即有是一喜:“她当着什么都不记得了?”自从他没了沈安然之后,心中便丧失了希望,如今沈清婉回来了,还什么都不记得了,王爷又如此疼惜她……

“王爷放心,老臣定当对她百般宠爱!”

“你知道就行,若让我发现你提及什么让她不开心的事,莫要怪我杀人不眨眼!”

李玄渊见他识趣,便懒得再多看他一眼。

沈相连忙点头遵命,看着李玄渊离去的身影,他心里乐开了花,沈清婉居然失忆了!世间还有这种好事?她如今得王爷盛宠,他可必须得好好伺候好这位女儿,以后养老还得靠她呢!

今晚这沈相睡得最香的一个夜晚。

翌日午时。

沈相早早就在门口等候,焦急的搓手,见王府马车从远处慢慢悠悠驶过来,他整理好衣袍,将眼眶揉红了,准备迎接。

马车停稳,沈清婉忐忑的拢了拢身上的狐裘,她原本不想穿着这什物,但李玄渊认为她冷执意要她披上,想起昨日他们之间关系缓和了些,她便没再拒绝。

刚一下车,便见一肥胖苍老的男人激动的冲过来握住她的手,沈清婉吓了一跳,连忙想要推开。

可沈相却拉着她的手不放,老泪纵横道:“婉儿,你终于回来了,父亲想你想得好苦啊……”

沈清婉脊背一麻,她并没有熟悉的感觉,反而感觉眼前这个父亲的作态如此陌生,她疑狐的被沈相一路拉着进了府中。

桌上已经备

猜你喜欢

推荐名言名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