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扇美文网

散文小说

梁璎璎周淮林是什么小说-梁璎璎周淮林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梁璎璎周淮林)最新章节阅读

时间: 2024-06-11 15:44:11  热度: 17℃ 
点击全文阅读

指按揉眉心,将疲惫的神情掩去,去看光脑上的消息。

  “故渊逃跑。”

  梁璎璎问怎么了。

  周淮林唇角勾出一抹笑:“好戏开场了。”

第34章

  中央广场。

  一个浑身苍白,只脖颈上蔓延着青紫血管的少年被钉在石柱上,铁链紧紧缠着他的身子,阴沉的天光下泛着冷光。

  群众们好奇的围上来,有眼尖的看到他低着头垂下的脸,惊声道:“这不是.....故渊教授吗?”

  “故渊教授,他怎么成了这幅模样?”

  故渊比上次见到要虚弱很多。

  梁璎璎与周淮林一起站在广场高台上,看向下面的故渊时,第一反应便是如此。

  统帅从另一侧过来,看见台下的故渊时,倒是面露惊讶:“故教授原来还活着?”

  他身后跟着一位穿军装的将士和之前在会议上踊跃发言的闫部长。

  梁璎璎挑了挑眉,心想这统帅倒是速度快,不过几天功夫,就将军权收入自己囊中。

  周淮林看着统帅的表演,倒是没多说什么,只是淡淡道:“他已经被感染了。”

  台下一片议论。

  “天哪,故渊教授研制出血清后就不知所踪,怎么再见面就成了感染者?”

  故渊似乎被群众的声音吵醒,慢慢地抬起了头。

  梁璎璎看到故渊眉心的弹孔似乎被人从中间掏出了什么,一道蜿蜒的裂痕从中间横贯而下,将他原本苍白的脸对半分开,更添一丝恐怖。

  底下的围观人群也被骇到了,倒吸一口冷气:

  “这,这还是人吗?”

  感染者如果有血清,或者梁璎璎的血的话,是可以变为人的,可是故渊这幅模样。

  梁璎璎目光一沉,他这样已经没救了。

  故渊眼白已经布满了整个眼睛,现在俨然是个丧尸模样了。

  他无神的抬头张望了片刻,鼻子嗅了嗅,还动了动耳朵,却好像听不到嘈杂声音闻不到味道一样:“终究还是没逃过审判长的手心啊。”

  “审判长?”

  群众的目光纷纷投向高台上的周淮林。

  梁璎璎也看着周淮林。

  她想知道,谁把故渊救走的,周淮林又是怎么把故渊抓回来的。

  周淮林忽略台下人的疑问,将扩音器打开,宣布道:“审判开始了。”

  故渊闻言,唇角勾起一个微笑:“审判我?”

  “周淮林,你有什么资格审判我?”

  他下一句话一出,所有人脸色一变:

  “你我都是统帅的一条狗罢了,你凭什么审判我?”

  统帅脸色一变,眼镜的反光叫人看不清神色。

  他神色自若的听着故渊的话,像是话中说的不是他一样。

  台下人皆一脸疑惑,听不懂。

  周淮林神色不变:“与你对话的是我,不能证明什么吗?”

  故渊一愣:“你什么意思,统帅....统帅没有来救我吗?”

  “统帅?救他?”

  “他都是丧尸了,统帅还救他干嘛?”

  “没看见他神志清醒吗,说不定是还想他继续做实验研究?”

  “他毕竟是研究出净化剂和血清的人,一定是有用才救他的。”

  统帅推了推眼镜,“阿安,你这就没意思了。”

  周淮林好整以暇的看着统帅依然笑着的脸,对故渊说:

  “你猜。”

  故渊似乎真的陷入了沉思。

  他犹豫片刻,问到:“统帅放弃我了吗?”

  统帅见故渊即将落入周淮林的圈套,挥挥手,军官上前一步。

  周淮林像是没看见一样,放任统帅吩咐些什么,军官神色匆匆的走了。

  梁璎璎看着他们动作,心中有一个猜想。

  很快,故渊就证实了她的想法:“统帅明明答应过我,将军死了,只要我继续为他控制丧尸,我就是基地的将军了,他明明答应过我的!”

  这一下如深水鱼雷,将台下群众炸了个昏天黑地。

  “将军,统帅,丧尸,军队?这几个词分开我都听得懂,怎么合在一起就听不懂了?”

  “你不是一个人,我也没理解。”

  “这还不好理解吗?故渊能控制丧尸,统帅要故渊组建一支丧尸军队,然后封故渊为将军!”

  不知是谁先反映过来,基地众人群情激奋看着统帅,“真的吗?”

  统帅还是一副春风拂面的模样,像是尊只会笑的弥勒佛,不肯定,也不否定。

  周淮林轻启薄唇,与故渊对话:“你试试,现在还能操纵丧尸吗?”

第35章

  故渊皱着眉头,试着动用意念,却突然发觉自己眉心一阵灼烧似的痛,脑仁欲裂,像是要被一团火苗从中间燃烧殆尽。

  众人之间他脖颈之上的青紫血管仿佛活物一般向上攀爬,直至爬到侧脸,与脸上的的裂痕相接,整张脸像是开片的瓷器,绽出细碎的裂纹。

  梁璎璎有些不忍的移开了目光。

  在山洞外,故渊操纵丧尸时,眉心会有蓝色的淡光闪过,现在,他眉心只余空洞,再无光亮。

  故渊尝试了几次,都被灼烧的痛感打断,而且没有在动用意念的时候感觉到熟悉的链接,他怒吼道:“周淮林,你做了什么?”

  周淮林唇角一勾,声音带笑:“才错了,不是我做的。是你亲爱的统帅。”

  众人的目光看向统帅,统帅的笑容更深。

  他看了看光脑,说:“该结束了。”

  故渊听见统帅的声音,像是找到了救命稻草一般,喊叫到:“统帅,救救我!救救我!”

  他神情激动,显得脸上的裂痕更加恐怖:“是我揭发梁璎璎的秘密,研制出血清,又以自己的身体为实验体,研制能服从命令的丧尸军团,我才是你最得力的助手,你必须要救我!”

  梁璎璎看着他癫狂的神色,目露不忍。

  故渊,曾经你不是这样的。

  她还记得刚救下故渊时,故渊还是个天真烂漫的少年。

  围在她身边“姐姐,姐姐”叫个不停,最开心的事就是实验有了新进展,白大褂都来不及脱就跑来跟她炫耀。

  她记忆中那个可爱的少年,怎么变成了如今这幅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

  统帅看着光脑上的时间,蓝色的数字一分一秒跳动,归于整点。

  他目光向下扫,嘴里轻声说:“砰!”

  声音消失在空中。

  台下没有发生一点变化。

  时间还在一分一秒的跳动,台下的人还在说话,故渊还是一副狰狞模样。

  统帅愣住了。

  他猛然看向周淮林:“你!”

  周淮林挑了挑眉,“我....怎么了?”

  台下人还在消化故渊的信息含量巨大的话,就听见高台上审判长与统帅争执起来。

  “你把我的人怎么了?”统帅的声音向来温润,不急不缓,倒是从来没有这么气急败坏过。

  “你的人?你是说刚才出去的军官吗?”周淮林语气平淡,似乎毫不意外。

  他拍了拍手。

  广场下的人群中突然站出几个人,身着便服,每个人手中都拿着什么。

  离得近的人看着那上面的数字,结合这个形状,猜测道:“这是....炸弹?”

  “有炸弹!”

  “炸弹!炸弹!”

  人群一阵慌乱,每个人东奔西走,想要撤到安全的地方去,远离炸弹。

  梁璎璎皱了皱眉,按住扩音器:“炸弹已经拆除,请全体居民不要惊慌,有序撤离。”

  周淮林似乎对她的举动感到好奇,侧头看了她一眼。

  统帅看着那些人手里的炸弹,将镜片一摘,扔在地上,揉了揉鼻梁,似是疲惫的模样,说道:“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故渊耳朵动了动,听见声音嘈杂,仿佛在一个空旷的地方,才意识到这里不是地牢,也不止周淮林和统帅。

  他喃喃道:“周淮林,你骗我。”

  统帅听见他的话更生气,他怒吼道:“闭嘴!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废物!”

  被安抚的群众听见统帅暴怒的声音,怀疑自己的耳朵:

  “这是统帅说的?”

猜你喜欢

推荐散文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