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扇美文网

网络日志 实践日志 心情随笔 伤感日志 情感日志 心情日志 非主流日志 爱情日志 热门小说

陆政霖施诺安全文(陆政霖施诺安)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陆政霖施诺安全文)陆政霖施诺安全文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陆政霖施诺安全文)

时间: 2024-06-11 17:25:06  热度: 9℃ 
点击全文阅读

哪怕仇视她的人并无过错,即使她没有参与父亲所做的那些事,可她仍然是享用了他人血泪的那个人。

哪怕陆政霖也没有过错,他只是做了他应该做的事。

他的背叛只是走向了本该属于他的那条路而已。

可施诺安还是忍不住将自己的愁苦施加给了他。

那本书皮都被严重磨损了的雪莱诗集封面上,向来不读这些东西的陆政霖也曾抄写过一句话。

“我眼中流露的爱情,实在说,只是你自己的美在我灵魂上的反光。”

她天真地将这话当做情人间的爱语,对陆政霖,她从不设防。

因此掉进陷阱,也只是因为她自己的蠢笨罢了。

那时她总是有意无意的触碰让陆政霖烦恼甚至恼怒,无论他的表情有多么无懈可击——

都无法遮掩他对于肢体接触的厌恶,尤其是,当那样的接触来自于施诺安时。

但当他想要“收获”一些什么的时候,适当的隐忍总是有必要的。

甚至,他能在窥见施诺安面对他时那种期许又渴望的眼神中找到一些特殊的捷径来。

他萌生而出的险恶想法让他的复仇计划能够顺利提前。

当陆政霖试探着在施诺安亲昵地拢住他肩膀时,用几只被皮质手套包裹的指尖触碰到一点被蕾丝洋裙掐着的腰身。

那里僵硬住,乃至让他品味到一丝极度细微的颤栗。

但那不夹杂任何拒绝的意味。

施诺安仍然握着诗集翻阅,好像不觉得男人将他的脑袋放在自己的肩膀上是什么逾越的行为一般。

她的念诵流畅而迅速,若非预备警员听力过人,那一点哽咽就将被若无其事地揭过了。

他深色的眼珠在眶骨内平静地转动,直到灯光在上面反射出女孩有些紧张的侧脸。

虽然复仇的本质是隔绝所有人独自进行,但如果是为了加速这个目的——

偶尔来一次让人心惊胆战的、被他恶意营造的暧昧煮熟的游戏似乎也不坏。

然而施诺安——有钱有势的施家大小姐不会靠暧昧游戏周转于他的身边。

为了缓解心情,她咳嗽了一声,选择出一款介于“保持严肃”和“故作轻松”之间的神态来面向陆政霖。

她用轻柔的技巧将自己从那个温暖有力的怀抱里脱离出来。

陆政霖知道她不喜欢受制于人。

总之,她少有地带着一股羞怯地情绪询问:“阿霖……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吧?”

这话如同浇在脸上的一盆清水,恰好地让卧底警员恢复了清醒又不至于恼羞成怒。

在施诺安低落的目光中,他收回了自己的怀抱,也收回了自己稍稍倾斜了一点的心。

嘴角跟着放了下来,陆政霖微微侧过头不去看她,自顾自整理起自己的东西。

“我明天要上课,你先回去了。”

女孩只能抱着自己新得到的书,心中气闷地想以后都要隔那么远了,现在多让我看一下怎么了。

陆政霖独自待着的房间里,他颤抖着手捂住了自己的脸。

刚刚那一刹的慌乱,只有他自己知道。

差一点,他那颗被搅乱的心就要沦陷进去了。

第30章

高速滚动的车轮慢慢在一间新筑成的礼堂前停住。

孟云柏踩下刹车时,身体微微地晃动,一柄金属质地的锁扣从他的领口中掉出。

那是一枚银色的十字架,也许是贴着皮肤时发生了翻转,将横梁掉在了偏下的那一根柱体上。

如同一柄绞架,紧紧勒住了他的颈项,以便随时实施绞刑。

施诺安尚未醒来,她恬静的脸颊依靠着椅背上柔软的枕头,微微凹陷出一个可爱的弧度。

孟云柏亦安静地看着她,也许只是注视就已经足够叫他满足了——

如果只是以前的话,也许会是这样。

可他见过施诺安爱人的样子,她会依傍在另一个人的胸前呢喃细语,她会用自己粉色的嘴唇悄悄亲吻他的背影。

她会为他落泪,会责骂他,她的心跳总是为了他而加快。

可她的心跳没有为孟云柏跳动过。

一滴眼泪也并不全部归属于他。

孟云柏将一切都分辨清晰,也许是太过清楚了……

所以,这一丝只是被他窃取的睡颜也不得安享。

“耶路撒冷的众女子啊,我嘱咐你们,不要惊动我爱的人,等他自己情愿。”

他低头默念,一本被粉碎到虚无的圣经中只烙印下寥寥几句放在了心口。

不要惊动她,等她自己情愿。

指尖虚无地描绘着她的脸颊,一缕发丝垂下,他却不敢触碰。

而梦境中的施诺安,仍然置身于一片火海之中。

她茫然无措,仿佛回到了上一世,看不清脸的人死死紧固住她,她眼睁睁看着那本诗集被火舌舔舐成灰烬。

父母的相片、幼年的玩偶……一件一件在她眼中被火焰吞没。

而她只能被束缚着,眼珠里滚动的泪水并不能熄灭这冲天的火光。

她害怕火焰,也害怕陆政霖。

等到一切都被焚为废墟后,她终于被放开。

虚浮的腿跪倒在地,她满眼泪水,无措地在其中寻找着什么。

最终,只有一枚破烂的戒指从中滚出,施诺安伸手去捡,却见到了路过的一只畸形的脚,将它踩在鞋底。

她终究是什么也留不住。

脚下漆黑的废墟变成了泥潭,天空塌陷成战火的硝烟。

地面上,无时无刻都有人在争斗,用刀口或是棍棒,紧紧拽着对方的领子摔进未干的水泥里。

但不管是怎样的场面,看到她走过就只会留下一双双仇恨的眼睛。

怀疑、贪婪、控制欲……

世界仿佛变成了一片只针对着她而来的人性熔炉。

而在她的身后,一双眼睛始终跟随着她,距离不远也不近。

冷淡的瞳孔监视着她的一言一行,仿佛随时一个眨动就能摧毁她脆弱的灵魂。

她知道那是谁的眼睛。

她知道那是她终身无法摆脱的阴翳,即使在死后,那双眼睛也依然注视着她。

她上不了天国,那里布满他的正义,她下不了地狱,那里藏裹着他口中的刀刃。

等到终于找到一片无人的空地,施诺安捂着心脏跪倒在地,大口大口地喘息。

就像是她如果不这样呼吸,那么下一秒就会因为窒息死去。

眼睛不再跟着她,他有他自己的爱人要注视。

那双眼睛消失的瞬间,地面的泥潭里却忽然伸出千百只漆黑的手,叫声凄惨,抓着她的身体深深下陷。

她惊慌的呼叫,但那没有用,有个低沉的声音让她接受自己的宿命。

接受自己的惩罚。

大汗淋漓,施诺安骤然惊醒。

第31章

“怎么了?”

施诺安颤抖着睁眼,听见一声仿佛相隔很远又仿佛贴在耳边的问候。

孟云柏保持着她睡前的姿势——单手握着方向盘,脊背挺直,仿佛一刻的塌陷也没有过。

他偏过一点脸颊看着她,昏暗的车灯只照亮了他的侧脸,两只眼睛都陷在纯色的阴影里,让他的神色模糊起来。

施诺安喉口一紧,微微低头做出了吞咽的动作:“没事……做了个噩梦而已。”

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紧张,就像不明白孟云柏的脸色为什么忽然变得奇怪一般。

“小鱼。”他叫她,用最亲昵的称呼,“你一直在喊一个阿霖的人。”

“你很担心他吗?”

施诺安有些惊讶,一时间维持不住原本得体的表情:“我、我叫了阿霖?”

孟云柏微笑着点头,只是那笑容中并不含有笑意。

当然没有。

施诺安睡着时很安静也很乖,并不发出任何的声音。

但借由这一句谎言,他可以看到更多的——施诺安的反应。

以此推测出他应当用什么样的话语或行为,来更进一步地将多余的人驱逐出她的心。

比如现在,他就成功地获知了施诺安的噩梦中的确存在着陆政霖,这很好。

在孟云柏的幼年期,世界观尚未形成,他就已经成为了家庭中的怪物。

按照医生的判断,这个孩子显然缺少一些正常人类的情感。

他可以收养一只猫,喂它穷人或许终其一生也见不到以此的珍馐美味。

也可以在吃饭时抓起银制的叉子,面无表情地捅入只是偷了他一件东西的仆人的眼睛里。

父母不喜欢他,他当然知道这一点,不然为什么要抓紧时间生下第二个孩子呢?

等他再大一点,那两人显然想到了更为完全的办法。

他们带着他坐上飞机,将他留在了南边某个战争尚未结束的国家之中。

文明了一生的夫妻俩当然做不出杀死自己亲生儿子的事,所以他们想出了这个折中的办法。

以掐灭自己心中那颗喋喋不休争吵着的也许是叫良心的东西。

不管他再怎么病态,那时也只是个纯正的小孩,机灵,但不够警惕。

巡视的军官走过来时,他只到对方大腿,一双眼珠子乌沉沉的。

幼年的孟云柏向上抬了一眼后又迅速低下头,他感到新奇,没有害怕。

甚至会因为对方腰间的枪而兴奋得发抖。

军官只是随便看看,又不是挑选精英,送死的兵蚁,有个脑袋就行。

他注意那一眼后随意地摸了摸小孩的脑袋瓜,柔软的头发像某种生物的鳞片一样,细腻得让人全无戒心。

孟云柏定在那,两只眼睛睁得大大的,他想要那把枪。

入夜后他乖乖钻进帐篷,两个小时之后一个脏兮兮的小女孩也钻了进来。

捂热的枪藏在平坦的胸脯里,女孩递给他,用不熟练的英语询问现在能不能跟他说话。

孟云柏笑了一下,脸上出现爱怜的神色,轻轻抚摸她脸颊上的破口。

血液黏上他的手指,女孩眼里开始有亮光,努力伸着脖子,变成了讨好主人的乖猫。

身后,她被拽住小细腿拎起来,军官鼓起的肌肉都比她脸大,鼻孔呼呼地喘气。

他骂着牛一样哞哞叫的粗话,将男孩一脚踢倒在地上,他低垂着头看不清脸。

掐在她脖子上的手也在收紧,眼泪和鼻涕一起控制不住地从脸上流下去。

她也开始用母语回击,声音尖细,摸到胸口

猜你喜欢

推荐非主流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