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扇美文网

情感故事 感人故事 爱情故事 哲理故事 心情故事 鬼故事 睡前故事 励志故事

许清然霍瑾淮(许清然霍瑾淮)全文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许清然霍瑾淮免费阅读全文大结局)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许清然霍瑾淮)

时间: 2024-06-11 17:46:50  热度: 13℃ 
点击全文阅读

有恶意想到那天亲子运动会,两个小朋友脸上洋溢的笑容,再看现在,眼巴巴的样子,她心软了,答应带他们去玩一会儿。

原以为是去易木旸那家极限挑战馆,结果易木旸说去他家。

“挑战馆没有儿童卡丁车。”他解释。

霍瑾淮想起他家别墅一楼的装修以及那些娱乐设备,明白了。

两位小朋友显然比她跟易木旸更熟悉了,到了他家,就跟脱缰的野马一样,到处跑着玩,叫都叫不住,好在地板都铺着橡胶,空间又大,没有遮挡,能一眼就看到他们,倒是没有安全隐患。

霍瑾淮发现,只要有易木旸在,两位小朋友便格外欢快一些,有他们这个年龄该有的活泼,而跟她在一起时,许是她太严厉,他们都太乖巧了。

玩了一小会儿,易木旸拍拍手招呼他们

:“你们过来,现在带你们开卡丁车。”

两位小朋友迅速跑过来聚到他的身边。

他轻轻松松一手抱一个放在腰间,朝中央的卡丁车走。

两位小朋友被这么腾空抱着,开心得手舞足蹈哈哈大笑着。霍瑾淮看三人的背影,竟有些恍惚,他好像爸爸。

只见易木旸,一手一个,把他们放到中央的两辆卡丁车里,只不过,他蹲在卡丁车旁边,微微皱了皱眉,两位小朋友都太小个了,脚够不着油门,无法独立开。

“霍瑾淮,你过来!”他想了想,朝她招手。

霍瑾淮听话地走过去问

“怎么了?”

“我们一人带一个。”他指了指卡丁车。

“我不会。”她没碰过这东西。

“很简单,我教你。上车!”

“妈妈,快上车。”小朋友已迫不及待了。

霍瑾淮只好上车,卡丁车很矮,感觉跟坐在地上没什么区别。

易木旸又太高,弯腰教她时,身影几乎把她整个人笼罩住,迎面扑来的也是他身上阳光的味道。

其实操作很简单,三两下就学会了,她只想让易木旸快离她远一点

:“会了,会了”

听出她嫌弃的语气,易木旸很气

:“你知道有多少人排着队求我当教练吗?”那些捧着钱、排着队,等他当教练的还都是专业的赛手好吗?

霍瑾淮嗤之以鼻:“这种小儿科的东西还需要教练吗?”她以为他说的是家长要请他。

易木旸也不想跟无知的人再解释这个问题。

他抱着舒小念上车,霍瑾淮则抱着舒小荷上车。

舒小荷好嫌弃妈妈呀,易叔叔带着舒小念都不知道玩了几圈了,妈妈不是像蜗牛的速度前进,就是在原地转圈圈,她都要急哭了。

等易木旸带着舒小念再次出现在她的视线时,她泪眼汪汪地招手

:“易叔叔,我要跟你玩。”

“易叔叔。”

易木旸得意地把车停在她们的身边,大长手一捞,把舒小荷也捞到自己的车内做好。两个小朋友就乖乖坐在他的前边,哈哈大笑。

每次经过蜗牛的妈妈时,还喊:“妈妈,加油。”

“舒律师,加油哦。”

霍瑾淮原来觉得跟开车没什么区别,结果上车后才发现,完全是两回事,方向,马力都不一样,她转了好几圈之后,才真正找到感觉。

第232章:心悸2

两个小朋友跟小鸡一样窝在易木旸的前面,相较于霍瑾淮的紧绷、僵硬,易木旸格外的轻松,甚至是单手转着方向盘非常悠闲地从她的身边经过。

玩了几轮,她累了,把车停在旁边下车,坐在场边看着他们一圈又一圈,直到后面,她发现两位小朋友还很高兴,但易木旸的脸色有点不对。

她才发现,舒小念一直坐在他的右腿上,毕竟右腿的伤口还没有彻底的好,这也能忍?

许是见两位小朋友玩得太开心了,他不忍心叫停,见他脸色隐隐有些发白,霍瑾淮急忙起身招呼他们停下。

两位小朋友一向很听她的话,乖巧地下车,易木旸的手不经意揉了揉右腿的位置,没有重力压着,舒服多了。但是跨出卡丁车时,还是踉跄了一下,险些摔倒,好在霍瑾淮早有准备,站在他的旁边,精准无误地扶住了他。

她是真怕他再把腿摔断了,回头赖在她的身上。

易木旸被她扶住...呃...心悸的感觉前所未有的强烈,心跳得太快,都有些疼了,但是却没有推开她,甚至把重量稍稍往她身上靠了靠。

嗯,这样舒服多了。

“去楼上吃饭吧,吃完再走。”

他家的厨师已经送晚餐过来,放在二楼餐厅。

进了电梯,他才扶住电梯里的把手,没让她再扶着。

他比霍瑾淮高了将近一个头,此时眼角余光只能看到她的刘海以及眼镜,怎么看怎么不舒服,太碍眼了,若不是顾及到礼貌,他就想直接伸手把她的刘海、眼镜拿开。

此时霍瑾淮是有些犹豫的,主要是不想在他家吃饭,尤其是见到两位小朋友如此雀跃时,不免有些担心小朋友们习惯了他的存在,以后如果见不着会失望。

她与易木旸只是合作关系,再说易木旸这个人,做事随心所欲,今天喜欢小朋友就当玩伴一样天天来玩,明天觉得小朋友烦了就跑得远远的。但小朋友们感情真挚且容易产生依赖,到时候见不到喜欢的易叔叔,难免要伤心一场。

她本想送他到二楼就带小朋友们离开,但是一出电梯,两位小朋友已经熟门熟路直奔餐厅,在旁边乖巧洗手,然后很乖巧地先坐上了餐桌。

餐桌上也有易木旸特意让厨师做的儿童餐,不得不承认,他很懂小朋友,儿童餐做的动物造型惟妙惟肖,而且味道极好,两位小朋友都很认真地吃。

等吃完饭,易木旸又要送她们回家,被她拒绝了。

“我自己开车回家,不用麻烦了。”

易木旸便也没再坚持。

霍瑾淮把两位小朋友安排在后车座,系好安全带之后,想了想,走到易木旸身边说道

:“易先生,今天很感谢你带他们玩,他们玩得非常开心。但是,请你以后不要再承诺带他们出去玩,我们家情况特殊,他们如果玩习惯了,我时间有限,以后无法满足他们。”她知道她这话说的很让人讨厌,典型的不识好歹,人家帮你照顾孩子,你还挑毛病,但是没办法的,这就是现实。

易木旸听完她的话,很快就琢磨出她话里的含义,怨他把她家孩子带野了,以后不好管教了。琢磨到这一点,他一口气瞬间升腾到嗓子眼,被堵得慌。他易木旸是谁,想找他陪玩的人能排队绕城市一圈好不好?她还嫌弃上了?

现在不是心悸了,而是被气得心肌梗塞!

霍瑾淮说完便转身上车走了,两位小朋友依依不舍,朝着窗外的易木旸喊

:“易叔叔,再见。”

易木旸勉强挤出笑容,对小朋友们挥手:“再见!”

后来连着一周,易木旸都没有再出现。

如霍瑾淮所料,每天傍晚去接小朋友们,他们总是看看四周,确定没有易叔叔后,小脸上都是失望的表情。甚至第二天去幼儿园时,总会在进园之前问

:“妈妈,易叔叔放学会来接我们吗?”

“不会,易叔叔工作很忙,你们以后也不可以再找他。”她如实解释。

两位小朋友又是一阵失望。

所以你看吧,还好她及时制止。

送完小朋友们,她马不停蹄赶到律所,每天忙得跟陀螺一样永不停歇。

她手里有几家合作公司,作为这些公司的法律顾问,她每周都会抽出一天或者两天,去这些公司走动走动,一是做个客情关系,二是看看有无需要解决的问题。

除了做企业的法律顾问,同时还有几个别的诉讼案需要负责,即使她已经有意往商业的方向转,但是以前的老客户介绍过来的案子,或者一些金额较大的案子,她还是会接,所以每天都疲于奔命。

她一到律所,小新就抱着电脑过来汇报工作了。

“舒律师,我跟M市的韩医生沟通过,他还是拒绝删除公众号那篇文章,我已经给他发律师函了,给他最后的删除期限。”

“还有易先生的极限挑战馆明天正式开业,他的助理给我们发了邀请函。”

“好,我知道了。”她点头。

易木旸的挑战馆正式开业,作为合作律师,她是必须要到场的,一是维护客情关系,

猜你喜欢

推荐睡前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