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扇美文网

游记散文 叙事散文 名家散文 抒情散文 优美散文 散文随笔

霍瑾淮许清然免费阅读(霍瑾淮许清然)完整版全文全章节阅读

时间: 2024-06-11 17:46:50  热度: 11℃ 
点击全文阅读

一切都是有迹可循,所以没必要问,这是她仅剩的骄傲。

回到老房子,洗了个澡,酒醒了大半,人的精神也好很多。出来一个手机,十几个傅慎逸打来的未接电话,中间夹着两个瑾淮的未接电话。

她回拨过去,霍瑾淮很快就接了,她还在住院,不宜情绪波动,所以耐着心问她

:“侽侽,你去哪了?傅慎逸找你半天,打到我这来了。”

“他烦你做什么?”

“他说你要跟他离婚,怎么回事?”霍瑾淮本来脑震荡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但是听到傅慎逸的话,脑袋又嗡嗡地疼。

加上一旁的许清然想抢她手机,不让她管这事耗费精神,她一动,脑袋又晕得厉害。:

“他有病,跟你说这个做什么?你别管了,在医院好好休息。”

“他也是关心你,说你喝酒了,联系不到人,急疯了,才打到我这来。”

“我知道了。”林之侽不想说话,便挂了电话。

有什么可急的?抱着别的女人的时候,不见他着急。

她趴在床上,刷着手机,看了会娱乐八卦,本就喝了酒,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睡到半夜,迷迷糊糊时,感觉身后有人躺下,紧紧抱着她,体温冰凉,把她给惊醒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是傅慎逸。

她挣扎着,要推开他,但是无奈,他从身后搂抱着她,无法动弹。

她浑身都觉得不舒服,抱过别的女人,就别来抱她,她恶心。

她使劲咬他环住她的那只胳膊,咬到她的嘴里有血腥味了,他无动于衷,依然是抱着她,把脸埋进她的长发里。

她恶心极了,全身都冰凉透了,被桎梏着挣脱不开。

“侽侽,别跟我闹。”他的声音很沙哑似乎疲惫至极。

很好,装可怜,装深情,男人出轨后的常规手段,骗骗别人还可以,骗不了她。

“我没跟你闹,我考虑很久了,我们离婚。”

大约是她的语气很冷静也很坚定,傅慎逸环着她的手臂一僵,然后稍稍松手,打开了床头灯,顺便把她翻个身面对着自己。

距离太紧,没有他的桎梏,林之侽腾地坐起来,坐到床的另一边。

“你小心摔下去。”傅慎逸看她就坐在床的边缘,穿着惯常穿的性.感睡衣,上身几乎只有两根丝带吊着,空荡荡的,黑色的发丝散落在雪.白的胸前与好看的肩膀上,像个精灵,又像个妖精。就她这样勾人,他怎么可能有别的想法。

林之侽注意到他的目光,又忽然想起那日电话里,女人的声音,她心很冷,从旁边椅子上拿了条围巾披在身上,拒绝与他沟通。

傅慎逸不是一个爱说话的人,应该说,他是比许清然还话少的人,平日在公司雷厉风行,说一不二,并不是一个好相处的人。就连霍瑾淮都觉得他过于冷,所以这么久了,说的话加起来大概不超过十句,还是算上刚才那通电话的。

他不善言辞,所以每回林之侽跟他吵,他便选择沉默,反正也超不过,倒不是冷暴力,而是等林之侽气消了,他才慢慢跟她讲道理。

林之侽很吃他这一套,因为她是炮仗的性格一点就着,如果傅慎逸也跟她吵,必然是两败俱伤。

深更半夜,两人各自坐在床的一边,看着彼此。

许久

:“你不打算跟我说点什么?”林之侽先开口,摊牌吧,迟早要摊牌。

“说什么?”他不知是装傻还是真的不懂,神色自若地问她,好像是她在无理取闹一样。

林之侽瞬间爆炸,把手边的枕头砸向他:“你给我滚,滚!”

他想欺负她到什么时候?

她歇斯底里,黑发散落在脸上,眼睛通红,强忍泪水,绝不再为他掉一滴眼泪。

傅慎逸看她良久,往她身边靠了靠,她往后退,险些真的摔下床去。

“是乔臻!”

他忽然说出这个名字,林之侽一愣,想了好半晌,才想起来,乔臻是他那个前妻。

懂了,旧情复燃?他还承认得挺痛快的,也算是个有担当的男人。

她没有再问第二句,披着围巾下床,胡乱地踩着床底下的拖鞋往外走,一刻也不想看到他。

“林之侽。”傅慎逸第一次连名带姓地喊她,从身后把她抓住不让她走。

“是乔臻,我和她什么都没有,她生病了。”他确实不善言辞,更不擅长解释眼下的情况,但是他觉得,林之侽应该了解他,不必多说。

林之侽打开他的手,站在门边冷笑

:“你是不是下面要告诉我,她得的是绝症,身边没有亲人朋友,能找的只有你?还有如果万一她不在了,她的女儿也要托付给你?要你帮她赡养女儿啊?毕竟法律上,你是她的亲生父亲不是吗?”

“是的。”他竟没有听出林之侽的不信与讽刺,甚至讶异于她是怎么知道的?分毫不差。

“傅慎逸,别忘了我是做什么的,你的这套说辞,全天下渣男都用过。”

说完不等傅慎逸反应过来,甩门而走了。

真是荒唐,生病这种拙劣的借口也敢说,他若真的跟前妻乔臻旧情复燃,她绝不拦着。

第411章:成全你们

傅慎逸一路跟着出来,终于在小区门口拦住了她。此时正是春寒料峭的三月份,她光着腿,穿着拖鞋,身上只有围巾披着,这么出去,路人看到怕是要报警。

“先跟我回去,我们好好谈谈。”他抓着她的手不放开,有些头疼,她平时很善解人意的,但是一闹起脾气来,就让他没辙。

“有什么好谈的,我成全你们啊。”

“林之侽,能不能讲点道理,为什么不听我说,要自己去想象呢,还是你早想离婚,这只是你的借口?”

林之侽吼:“我给过你机会了。我反复问过你去哪里出差?你骗我去的是别的城市。我每晚给你打电话,你聊两句就挂了,还有乔臻的声音,你以为我是白痴,听不出来吗?”

傅慎逸:“是,我之前没告诉你,一是乔臻不想让别人知道她的病情,她已没多少日子,所以成全她的自尊。二也是怕你像现在这样多想,我想找机会再好好跟你谈。”

林之侽什么也听不进去,只听到他开头的那句话:“所以我是别人了,你们才是一家人!”

“林之侽,不要无理取闹好吗?她现在不过是一个病人,没多少日子了。”傅慎逸与乔臻也曾夫妻一场,虽然不曾爱过,甚至最后不堪结束,但想到现在病床上骨瘦如柴的女人,想到那个每天哭成泪人儿的女儿,到底是于心不忍。

“心疼她?”林之侽一针见血,随即更加冷漠道:“我现在终于理解,我妈妈说的,为什么不能嫁给二婚男人。太他妈事多!”

她的话很难听,甚至此刻,在愤怒之下也没有同理心,无法关心乔臻的病是真是假,一切都觉得是他在骗人。

然后,她看到了傅慎逸眼里再也藏不住的对她的失望,虽然没有说出口,但明晃晃写着:想不到你是这样的人。

林之侽的心第一次感到无比的疼痛。

他的声音渐冷:“你回去吧,我走。”

而后没有再看她一眼,便转身离开了她家的小区。看着他的背影,林之侽差点追上去,想说,自己刚才不是这个意思,她并没有嫌弃过他是二婚。

但看他决然离开的背影,终究是忍住了,离婚就离婚吧,没什么大不了的。

霍瑾淮没想到,林之侽夫妻吵架会影响到她。因为傅慎逸请了一个月的长假去华桉市了,他的很多工作要许清然临时接手,以至于霍瑾淮出院时,他脱不开身,只有林之侽来接。

林之侽依然是打扮得跟妖精一样,来医院也是高高兴兴的,完全没有之前的失魂落魄了。 她还是一惯的作风:“为男人要死要活的事情,有过一次就足够了,姐还大把美好年华要享受。”

霍瑾淮不置可否:“你开心就好。”

她现在额头上的伤已完全消失,脑震旦

猜你喜欢

推荐游记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