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扇美文网

游记散文 叙事散文 名家散文 抒情散文 优美散文 散文随笔

主角厉薄言温念念小说温念念厉薄言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时间: 2024-06-11 19:16:35  热度: 11℃ 
点击全文阅读
  在视频会议被切断的那一刻。
  参加这次会议的高级干部,原本是面面相觑。
  紧接着——
  炸了锅了!
  他们身为历氏集团的领导层,能留下来的人都是跟在厉薄言身边最少三五年的人。
  在这些人眼中,厉薄言就是一个冷心冷面的铁血阎王。
  说一不二,雷厉风行。
  京圈还说他是什么“狠厉佛爷”,佛爷哪里有阎王来得狠。
  阎王要人三更死,不敢留人到五更。
  厉薄言就是这样一个偏执的工作狂,还有不靠近女色的怪癖。
  历氏集团顶楼的办公室,不准任何女性进入,哪怕是领导层,也必须得到厉薄言的首肯。
  然而就在几分钟之前。
  当那一道娇滴滴的甜软嗓音出现的时候,他们竟然在这个冷面阎王的脸上,看到了一闪而过的温柔神色是怎么回事?
  厉薄言不仅允许她打断了正在进行的会议。
  甚至允许她进入了他的私人领域——书房。
  通过笔记本的摄像头,他们虽然看不到那个女孩的脸。
  但是白色的连衣裙,纤细的背影,以及披散在肩膀上的长发,还是能窥得一些信息。
  是一个身材窈窕的女孩子。
  那个女孩不仅不怕厉薄言,还亲昵的喊着“先生”。
  甚至是……
  娇娇软软的要抱抱!
  如果事情只是到此为止,那么还只是一件简单的爆炸性消息。
  真正炸锅的原因。
  是厉薄言点头答应了 。
  他答应了!
  这个从不让女人近身,三十年来零绯闻,甚至需要厉家老太爷强迫相亲的男人,竟然答应了!
  虽然他们没看到,厉薄言是怎么把女孩抱入怀里的。
  但是所发生的一切,已经足够爆炸性了。
  在剧烈的震惊中,这些领导层的经理们,纷纷开始跟特助陈明打听消息。
  陈助理,三分钟,我们要这个女孩的全部信息!
  陈助理,我们是不是即将要有总裁夫人了?!
  陈助理……
  陈助理表示瑟瑟发抖,弱小无助。
  ……
  另一边。
  厉家别墅的书房里。
  宽大的黑色皮椅,完全可以容纳两个人的空间。
  温念念被厉薄言抱在怀里。
  她分开着双腿,跨坐在厉薄言的膝盖上,膝盖和小腿内侧,贴着男人被西装裤包裹的长腿。
  原本踩着毛茸茸拖鞋的双脚,自然而然的翘起。
  拖鞋掉在了木地板上,露出皎洁白皙的脚丫。
  小小的脚趾头,是珠圆玉润的可爱模样。
  随着温念念的坐下,她下身的裙摆,散开在厉薄言的身上。
  像是一朵白色的花朵,长在黑色的藤蔓上。
  温念念为了要坐稳,双手不得不扶在厉薄言的肩膀上。
  上半身微微的倾斜。
  如此一来,温念念跟厉薄言靠得极近。
  她眨了眨眼睛,看着面前那张被放大的英俊脸庞。
  先生的眼睫毛好长……
  一根一根,微卷上翘,好似能在上面滑滑梯。
  长长的眼睫毛,搭配着男人深邃的眼眸,一点也不显得女气,反而还相当的风流倜傥。
  温念念在跳舞的时候,也是有男搭档的。
  为了配合舞蹈的剧情,她需要跟男搭档四目相对,表演款款深情。
  可是她的那些男搭档,一点也比不上眼前的厉薄言。
  先生是最好看的!
  厉薄言搂着温念念的腰,防止她滑下去。
  他知道女孩正在打量他的脸。
  那种清澈好奇,又小心翼翼的羞涩眼神,相当的勾人。
  厉薄言也不说话,就任由温念念看着。
  温念念从厉薄言的眉眼,鼻梁……视线缓缓下移。
  最后落在了薄唇上。
  其他人都说,嘴唇薄的男人,是薄情的。
  可是温念念看着眼前男人的薄唇,却觉得……
  先生的嘴唇,看起来好好亲。
  而温念念今天晚上的目的,也在于此。
  她是来跟先生结婚的!
  要生孩子!
  要她主动!
  温念念紧盯着厉薄言的嘴唇。
  在小小的心里,燃烧起来一股熊熊烈火。
  温念念捏了捏拳头 ,闭了闭眼睛,直直的“吻”了上去。
  说“吻“。
  那是抬举了。
  温念念的举动,完全是“撞”上去的。
  她紧抓着厉薄言的肩膀,冲着前方,不管不顾的贴了上去。
  嘴唇上,的确感受到了一股柔软。
  但是紧接着……
  “唔唔……”
  温念念垂落的眼睫毛颤了颤, 粉嫩的唇瓣之间,发出了疼痛的呜咽。
  她……撞到牙齿了。
  呜呜!
  好疼!
  就连厉薄言都在疼痛下,皱了皱眉。
  他抱着怀里的娇香软玉,闻着从女孩身上散发出来的香甜气息,肌肤相贴之间。
  谁能想到,温念念竟然闹了这么一出。
  厉薄言真是被她弄得哭笑不得。
  他手臂一搂,抱住正在从他双腿上下滑的女孩,又掐住她的下巴,把那张清秀可人的小脸蛋抬起来。
  黑眸检查着温念念的唇瓣。
  柔软的,润润的。
  看起来更加艳红了一些。
  除此之外,没其他伤口。
  厉薄言这才放心了,放柔语气问道。
  “念念,你这是要做什么?”
  “我要跟先生接吻呀。”
  温念念嘴巴里还有些疼,说话的时候,声音嘟嘟哝哝的。
  但是剧烈的疼痛,已经散去,眼眸颤了颤,还是睁开了眼睛。
  小家伙实在是太娇气了,只是被撞了一下嘴唇,眼角已经泛起了一层淡淡的水光。
  湿漉漉的,可怜的很。
  厉薄言用拇指按了一下温念念的眼角,将那一抹水光抹掉。
  疼惜又无奈的说道。
  “你刚才那样,叫做接吻?”
  “不是吗?”
  温念念眨了眨水雾缭绕的眼睛,想着之前在车上的初吻。
  小手紧紧抓住厉薄言的黑色西装,抬起小下巴,骄傲的说道。
  “之前在车里,先生就是这么吻我的。”
  小小的人儿,倒是在这个时候,变得奶凶奶凶的。
  厉薄言心下了然了。
  竟然还是他造的孽。
  之前在车上的时候,他想尝尝小姑娘的味道,又怕太贪婪,万一吓到了小姑娘怎么办。
  所以借着“打嗝 ”的由头,就只是轻轻的亲了一口,算是解解馋。
  那一口,根本算不上吻。
  就只是两个人碰了下嘴巴。
  没想到温念念竟然将它当做了接吻。

猜你喜欢

推荐优美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