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扇美文网

小说排行

顾言诺冷欢小说全文(冷欢顾言诺)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冷欢顾言诺)无弹窗免费阅读大结局

时间: 2024-06-11 19:33:52  热度: 117℃ 
点击全文阅读
大厅正中,有一位身着旧式长袍的老人,一眼望去,十分儒雅。
叶听风领着她走过去,叫了一声 “爸”。
老人和正在交谈的几个老外打了声招呼,便转身看向他们。
冷欢瞥了一眼正客气离开的那几人,个个有头有脸,是常在媒体上出现的面孔。
离得近了,才发现眼前的老人看似温文,却目光锋利,不怒自威。
冷欢不卑不亢地对上他的视线,微笑着向他伸出手,“老先生好,我叫冷欢。”
叶独酌眼里闪过一丝惊讶,随后一笑同她握手,“冷小姐好。”
冷欢听出他有些口音,“老先生是上海人?”
叶独酌爽朗一笑道:“四八年辽沈一役国军大败,上海也是人心惶惶,我当时还是个穷学生,却被误抓进军队,后来跟随着汤恩伯的部队弃上海,退厦门,去了台湾,自己又辗转至英国。我的确是上海人,如今乡音无改鬓毛衰,却还未曾回去过,冷小姐又是如何知晓的?”
冷欢回答:“我母亲是上海人,老先生说话和她有相似之处。”
“这么说来,我们也算半个老乡。”叶独酌笑道,“宴席开始了,你随听风坐我们旁边。”
冷欢说了声谢谢,抬头看了一眼叶听风,他正看着她,表情深沉,却是若有所思的样子。
晚宴开席,菜色是中西合璧,大厅也是富丽堂皇,宾客满座。
郑姨硬是拉着冷欢坐她身边,盛情难却,冷欢便随了她,坐下才发现叶听风正好在她对面望着她,目光灼热,想起他方才的话,她脸一烫,低头避开他的视线。
一顿饭下来,不少人走来敬酒恭贺,叶听风身为义子,也少不了替叶独酌应酬。倒是冷欢,一直安安静静地吃饭,听他们交谈,有时附和地一笑,不张扬也不腼腆,乖巧得恰到好处。
“冷小姐歌唱得不错吧?”郑姨替她布菜,笑着低声问她。
冷欢一愣,以为是叶听风跟她说了什么,于是诚实地回答:“大学时有在乐队唱,不过水平也就一般。”
“那你知道《花好月圆》吗?”她又问。
冷欢笑道:“可是红遍上海滩的那首?”
“正是。”郑姨笑着指指厅正中放着的一把琵琶,“一会儿我抚弦,你唱曲可好?就当给二爷助兴。”
冷欢此时才知骑虎难下,只好忐忑地应了下来。
两人一走上场,厅内顿时安静下来。
冷欢有些紧张,但此时不知谁竟把灯关了,只留着一盏水晶灯莹莹地照着她们,她这才平缓下来。
浮云散
明月照人来
团圆美满今朝醉
清浅池塘鸳鸯戏水
红裳翠盖并蒂莲开
双双对对恩恩爱爱
这软风儿向着好花吹
柔情蜜意满人间
范烟桥的词,本就迤逦动人,软润小调配着琵琶声声,更是高山流水,相得益彰。
一个淡雅脱俗、嫣然浅笑,妩媚中藏着一点叩人心扉的羞怯;一个是风姿绰约、温润娴静,素手轻拢便成珠玉之声。
各有千秋的两人,都着旧式旗袍,发髻如云,一曲终了,竟都是福了一福,一时间,让人觉得仿佛错置时空。
叶独酌领先拊掌而笑:“这靡靡之音,哪里也比不了上海滩十里洋场,如今旧曲新唱,叶某实在有福,冷小姐,谢谢你了。”
郑姨笑道:“二爷只听一曲就满足了?小欢不只会唱,笔墨的功夫也是了得的。”
冷欢唱完一路走回座位,已引得不少注目,此时更成了全场焦点。
她望着郑姨的笑脸,有些不明白她的意思,之前跟她提起自己有习书法,却未深谈,不想她此刻又会起这个头。
箭在弦上,却又瞥见某人悠然自得看好戏的神情,心里被一激,便开口道:“老先生可否借我文房四宝?”
叶独酌招招手,便有一人捧着笔墨、纸砚过来。
铺开宣纸,冷欢沉思了片刻,便蘸墨挥毫,一气呵成。
叶独酌看了一下她写的字,不由得大赞道:“好一个长寿福!借康熙之笔,却自成风骨,小小年纪,实在不易。”
冷欢谦虚地笑了一下,手心却出了一层薄汗。年少时游恭王府,看见天下第一福便痴迷得紧,自己练了一年,本来只是好胜之心作祟,却不知今日派上了用场。之前看了院子里几帖字,知道眼前这老人书法功夫是极厉害的,能让他称赞,也算过了这关。
正在庆幸,叶独酌却端了酒杯看向她,“冷小姐,后生可畏,叶某谢过你的礼物。”
冷欢此时已稍稍宽心,语气也轻松起来,“小欢虽不胜酒量,但老先生若不介意,我就陪您喝杯白酒,洋酒虽应细品,但历来中华英杰,浅酌非豪情,要的是畅快淋漓,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
叶独酌大笑道:“好!好!叶某就和你干了这一杯!”
冷欢一口气灌下手中的酒,顿时觉得胃里火辣辣的,脸上也烫起来,她看了一眼叶听风,他正冲她笑着,微带嘲弄。
她不由得一恼,自己还不是被逼的,只好硬着头皮给他撑场面。
“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叶独酌看着她,目光如炬,“冷小姐,叶某今天就允你一诺如何?来日你若有事相求,只要力所能及,我必办到。”
此言一出,满座皆惊。
就连叶听风心里也是一震。
能让义父夸奖的人本来就少之又少,更别说能得他一诺。
他看着对面的冷欢—那个女人仿佛完全没有发觉自己获了多大的殊荣,只是甜甜一笑,说了声谢谢。
她已转过头来,微笑着看向他。今晚从一开始,她就不停地在给他制造惊喜,站在楼梯上让他瞬间心动的身影,在台上轻唱时无比娇媚的风姿,落笔挥毫时的自信,与义父谈笑风生却知进退的豪爽—不得不说,她总是能在不经意间散发耀眼的光芒。
可纵使受人瞩目,她的目光却始终都是追随他的。无论是她局促不安,还是得心应手的时候,她总是期待着他的鼓励,他的赞赏,仿佛别人的喜恶她从不计较,她只在乎他的看法。
这个发现让他无比满足,却又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她的心里已经有了他,而且只有他。
“都这么晚了,怎么还喝凉茶?”郑闲歌从叶独酌手里拿过杯子,微微蹙眉,“还是我中午泡的茶,你也不顾惜点自己的身子。”
叶独酌微笑,揽过她同坐在沙发上,“郑四小姐泡的茶,能喝上就是莫大荣幸,怎么舍得浪费?”
郑闲歌一笑,神态却未见松缓,“听风今天可有跟你提起那女孩的身份?”
叶独酌点头道:“他告诉我之前,我就已经派人查过了。”
“真的是那冷涛的女儿?”
看见叶独酌默认,郑闲歌不禁叹了口气道:“我有些担心,听风的心结一天不解,他们之间怕是少不了几番波折磨难的,说起来,我倒是很喜欢那孩子。”
叶独酌淡淡道:“我看见你让她穿了那身旗袍,就知道你的意思了,后来那些试验,也是顺水推舟。不过那女孩确实出色,那份神态气势,倒像足了你当年。”
“不晓得为什么,我这心里总是七上八下的。”
“年轻人的事,你急也没用。”叶独酌握住她的手,“我们只能尽力而为,关键还是得看他们自己。”
到底是伦敦,晚上的摄政街车水马龙、灯火辉煌。
冷欢透过车窗看着商店橱窗上各式各样的圣诞节装饰,转头冲叶听风撒娇地一笑。
他一怔,随即让司机停车。
夜风有些冷,他皱眉道:“你喝了酒,身上还热着,不怕下来着凉?”
冷欢摇头,身子却凑近了他,手很自觉地放在他口袋里。
于是迎着街一起往前走。
“义父和郑姨都很喜欢你。”他忽然开口,目光深沉。
“你是嫉妒我?”冷欢得意地一笑。
“哼。”他鼻中轻嗤,“你是我的人,他们夸你和夸我有什么区别?”
你是我的人。
笑意忍不住偷偷爬上嘴角,她轻骂道:“厚脸皮。”
“咦,那边有人发气球。”她指着前方,孩子般地兴奋,话音未落便跑了过去。
粉紫粉红的心形气球在霓虹灯下闪耀着晶莹剔透的光芒,美得梦幻。
她拿着了一个,爱不释手,转身要献宝,却一下僵在原地。
人潮汹涌,哪里有他的身影?
心忽然一慌,她的目光焦急地在人群里穿梭,却发现这么多面容、这么多背影,竟没有一个像他。
那个前一刻还给她温暖体温的人,此时却消失在空气里,再也寻不着。
她茫然地站在街头,像个迷失的孩子,孤单无助。
这么久以来,都是一个人在路上,从来不知道害怕,也从来不敢害怕,什么时候,自己竟变得如此脆弱?
原来在她决定停在枝头栖息的时候,就失去再次飞起来的勇气。
恍惚中她坐在橱窗边,开始想起和他的点点滴滴:寒夜里他陪她跳的那支舞。
无措时他教她调的那杯酒。
给她包扎手指的那块丝帕。
残留他气息的那件毛衣。
雨夜为她撑起的那把伞。
飞到她耳朵上的那只鹰。
清晨温热的豆浆油条。
在她挨打时挡在身前的伟岸背影。
多少个夜里紧拥的怀抱……
然后才发现,自己已对他那么依赖。
不是没有尝试过去抗拒,不是没有努力地去淡忘,为何想起他时,心里竟明媚得一塌糊涂?
秋水本无波,
遽而生涟漪。
涟漪有代谢,
深情无休止。
她低头,轻轻地笑起来,泪眼朦胧。
要怎么说爱,又要怎么说再见?
“起来。”淡淡的声音在头顶清晰地响起。
她抬起头,看见他站在眼前正望着她,一时间,周围的一切都成了静止的背景,仿佛这天地间只剩他与她两人。
我会一直站在这等你,一直等一直等。
我不来找你,你等有什么用?
原来他对她,亦不曾忍心。
她站起来,双手环住他的腰,紧紧地。
“你怎么可以把我弄丢?”她抗议,声音里满是委屈。
“谁让你乱跑,”他托起她的脸,“一个人坐在那,在想什么?”
“你。”
俊颜在一瞬间闪过错愕,他的眸色忽暗。
“想你会不会走,会不会来,会不会就从此消失。”她叹了口气,浸在雾气里的黑眸深深地望着他,“怎么办?我好像离不开你了。”
他一怔,沉默地看着她刻意的微笑。每当那张小脸露出故作坚强的表情时,他就会害怕心底那种好像要融化了的感觉。
他的无言让她渐渐地慌了起来,她低头退出他的怀抱,挽着他的手臂往前走。
对街霓虹闪烁,站在十字路口,她的视线一片模糊,不知该往哪个方向走。
天际厚重的云朵释出了积聚已久的泪,细薄的雪花飘了下来,落在她身上,加深了那分冷意。
忽然间,泪水一颗颗地掉了下来,和着雪花,一起打湿了地面。
“下雪了呢,我们快点回家。”她望着前方问他,不曾转头,“往哪儿走?”
绿灯亮起,在她跨出脚步的那刻,他将她拉回他的怀抱,温暖绵密的体温顿时笼罩了她的全身。
人流穿梭的街头,红灯停,绿灯走,有人向左,有人向右,有人相聚,有人分离,只有他们久久地拥抱,留在原地。
“离不开我了么?”他在耳边轻轻问,“那你什么时候才会爱上我?”
那你什么时候,才会爱上我?
明明已经过了好几天,但那晚他轻声问出的一句,却一遍遍地在她耳边回响,缠绕心头。
原来自己还是软弱,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所以才会又一次地退缩。
一个人站在落地窗前,居高临下地看人间万象。正是一日之晨,对于大多数人而言,又是平常一天的开始,或许有人抱怨工作太忙薪水太少,或许有人因为家庭不睦而无比烦恼……而她,却要感谢上苍依旧能让她看见阳光。
她忍不住想,他可会对她失望,可会对她失去耐心,认为她是在欲擒故纵,然后渐渐厌倦彼此之间这猜心的游戏?
他永远都不会知道,她有多么羡慕别的女子,可以站在心爱的人面前勇敢坦荡地告白,被拒绝了,痛哭一场;得到回应,欢天喜地。
恍惚中,她听到电话铃响,急匆匆地跑过去拿起话筒,耳边响起的是温婉如水的声音。
“郑姨。”她轻唤。
“小欢吗?今天是圣诞,听风又有应酬吧?我派人去接你,你到我这来过好吗?”
“好,谢谢郑姨,一会儿见。”她回答,轻轻挂掉电话。
“来,尝尝我的手艺。”郑姨笑着往冷欢碗里布菜,“我母亲是扬州人,常做淮扬菜,所以我也被影响了。”
冷欢尝了一口,不禁赞道:“您这蟹粉狮子头清淡鲜香,嫩而不腻,倒比富春茶社还强上许多。”
郑姨笑道:“听风也最爱这道菜,以前每逢他放假从大学回来,我总是要给他做。”
“他读的什么大学?”
“他没跟你说吗?”郑姨微讶,随即一笑,“也是,这孩子向来不爱招摇,想当初,他是以最高的成绩进的帝国理工数学系,后来毕业时,他的导师千方百计地想让他留校做研究,他硬是回来帮二爷做事了。”
冷欢咋舌,叶老板果真不可小看,差一点就成了世界上最风骚的数学家。怪不得开个赌场财源滚滚,难道他深知概率统计的奥秘?
“现在是年底,诸事繁杂,二爷年纪毕竟大了,有时心有余而力不足,所以听风肩上的担子很重,那个赌场,其实不过玩票而已,真正要他操心的,是伦敦这一片。所以这阵子他要是顾不上你,你多体谅他一些。”
冷欢点头,在梅菲尔区他的住处,他站在窗前俯望指点,她早已被叶独酌的产业而震慑过。
只是此时听着郑姨的叮嘱,她明白眼前的这慈爱的老人,分明是将她和叶听风看作一对,这让她又尴尬又心酸。
其实她和他,算是什么呢?恐怕连当事人也说不清楚。
吃过饭,郑姨领着她在院子里散步。
古香古色的庭院里,竟栽了一片梅花,此时暗香扑鼻,疏影横斜,在月色下美得动人心魄。
“那天匆忙,也没时间带你四处转转。”郑姨指着回廊右边一个房间,“那以前是听风的住处,他大学毕业之前,一直都住在那。”
冷欢有些好奇,“我可不可以进去看看?”
郑姨笑道:“当然可以,你随便看,我去给二爷沏壶茶。”
冷欢目送着她离开,然后走到那间房前,轻轻推开门。
房内的一切,都一尘不染,看来即使没人住,平日也是有人悉心打扫的,以至于窗台上的盆景也长得格外茂盛。
她的手抚过桌面,会忍不住想,他当年是否也曾埋头苦读、挑灯夜战,又或者,如其他男生一样,桌子的最底下藏着一本小说?
椅子下还放着一个篮球,那时,他一定是一个俊逸少年,在场上奔跃时,会吸引无数倾慕的视线。
家具都是红木,配合着庭院的旧式风格。她觉得,他该是不喜欢这硬邦邦、冷冰冰的摆设的,因为他自己的家里都是那种舒服到躺下去不想起来的沙发。
站在书橱前,她细细打量架上的书目。
基本都是英文书,有数学专业的,有历史传记,有关于法律的……倒是很符合他的性格。最中间那排有本厚册子微微凸出,她忍不住伸手抽下来。
拿到手里,才发现是一本相册,她微笑,迫不及待地想看他从前的样子。
原来即使年少时的他,也是一副冷淡骄傲的样子,只是他身边总是出现的一个小女孩,她并不熟悉。
是谁呢?她心里微酸地想到柳若依,发现五官并不像,更何况他那天好像说过他们上大学时才相识。
往后再翻了一页,相册骤然从手中滑落,砸在地上,发出响亮的声音。
她的脸瞬间刷白,紧紧地盯着翻开的那页。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会是那个女子?
她缓缓蹲下,浑身颤抖,慌乱的目光落在两人一张张微笑并肩的照片上,她猛地闭上眼,整个人都像落进深寒的冰湖,冷得彻骨。
你好,我是特瑞莎,中文名叶观雨。
她清楚地记得,那女子和父亲一起坐在她面前,笑靥如花。
其实,她很喜欢她,那样一个如阳光般灿烂的可人儿,是除了她之外第二个能让父亲真正开心的人。
从小到大,她就知道父母之间是有问题的。人前他们貌合神离,背后更是相敬如宾。母亲是富商出身,而父亲却是来自贫农家庭的军人,在那个讲究根正苗红的年代,母亲被家里逼着嫁给父亲,他们之间有太多不合之处,若不是为了她,为了他们彼此的地位,恐怕他们早已分道扬镳。
叶观雨与父亲在一次酒会上相识,是第一个能让父亲带到她面前的女人,年轻漂亮的名模,却蕙质兰心。二十几年来,她也是第一次看见父亲可以笑得这样舒怀。
有时候她会想,若不是因为她的病,若不是因为父亲出事,他们一定会在一起,幸福安稳,父亲不会狠下心对叶观雨说决绝的话,叶观雨也不会以死相随。
“我从来没有恨过他,只是他却小瞧了我。我敬他,如父如兄,我爱他,他是唯一让我心动的男人。小欢,我要你明白,从始至终,我不会后悔自己所做的一切。”
冷欢一直不明白,她们最后一次见面的时候,她为什么会说出那些话,表情幸福却又忧伤。她也一直不相信,如今这世道,还有谁会爱得那样刚烈决绝。
直到第二天她看见了报纸上已传得沸沸扬扬的新闻。
叶听风。
叶观雨。
听风,观雨。
她如此愚蠢,居然一直不曾发现这两个名字是如此相称。
原来他的出现,从来就不单纯。
那就不爱。
我们在一起,只在一起。
多么甜蜜的诱惑。
从一开始,他就撒下一张网,等着她一头撞进去。
怎么可能不爱?
又如何能够忘怀?
到如今,她已在劫难逃。
一直在犹豫,在挣扎,若交了这颗心,能否给他幸福。
可原来,他等的只是她的沦陷,却根本不稀罕她的情。

猜你喜欢

推荐小说排行